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韩非子》亡征  

2009-11-01 10:47:46|  分类: 《韩非子》亡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凡人主之国小而家大,权轻而臣重者,可亡也。简法禁而务谋虑(2),荒封内而恃交援者(3),可亡也。群臣为学,门子好辩,商贾外积,小民右仗者(4),可亡也。好宫室台榭陂池(5),事车服器玩,好罢露百姓,煎靡货财者(6),可亡也。

用时日,事鬼神,信卜筮而好祭祀者(7),可亡也。听以爵不以众言参验,用一人为门户者(8),可亡也。官职可以重求,爵禄可以货得者(9),可亡也。缓心而无成,柔茹而寡断(10),好恶无决而无所定立者,可亡也。饕贪而无厌(11),近利而好得者,可亡也。喜淫辞而不周於法,好辩说而不求其用,滥於文丽而不顾其功者(12),可亡也。浅薄而易见,漏泄而无藏(13),不能周密而通群臣之语者,可亡也。 很刚而不和,愎谏而好胜(14),不顾社稷而轻为自信者,可亡也。恃交援而简近邻,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国者(15),可亡也。羁旅侨士,重帑在外(16),上间谋计,下与民事者,可亡也。民信其相,下不能其上,主爱信之而弗能废者,可亡也。境内之杰不事,而求封外之士,不以功伐课试,而好以名问举错,羁旅起贵以陵故常者(17),可亡也。轻其适正,庶子称衡,太子未定而主即世者(18),可亡也。大心而无悔,国乱而自多(19),不料境内之资而易其邻敌者,可亡也。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20), 可亡也。太子已置,而娶於强敌以为后妻,则太子危,如是,则群臣易虑者,可亡也。怯慑而弱守,蚤见而心柔懦(21),知有谓可,断而弗敢行者,可亡也。出君在外而国更置,质太子未反而君易子,如是则国摧;国摧者,可亡也。挫辱大臣而狎其身,刑戮小民而逆其使,怀怒思耻而专习则贼生(22),贼生者,可亡也。大臣两重,父兄众强,内党外援以争事势者,可亡也。婢妾之言听,爱玩之智用(23),外内悲惋而数行不法者,可亡也。简侮大臣,无礼父兄,劳苦百姓,杀戮不辜者,可亡也。好以智矫法,时以行杂公,法禁变易,号令数下者,可亡也。无地固,城郭恶,无畜积,财物寡,无守战之备而轻攻伐者,可亡也。种类不寿,主数即世,婴儿为君,大臣专制,树羁旅以为党,数割地以待交者(24),可亡也。太子尊显,徒属众强,多大国之交,而威势蚤具者,可亡也。变褊而心急,轻疾而易动发,心悁忿而不訾前后者(25),可亡也。主多怒而好用兵,简本教而轻战攻者(26),可亡也。贵臣相妒,大臣隆盛,外藉敌国,内困百姓,以攻怨雠(27),而人主弗诛者,可亡也。 君不肖而侧室贤,太子轻而庶子伉(28),官吏弱而人民桀,如此则国躁;国躁者,可亡也。藏恕而弗发,悬罪而弗诛,使群臣阴赠而愈忧惧,而久未可知者,可亡也。出军命将太重,边地任守太尊,专制擅命,径为而无所请者,可亡也。后妻淫乱,主母畜秽,外内混通,男女无别,是谓两主(29);两主者,可亡也。后妻贱而婢妾贵,太子卑而庶子尊,相室轻而典谒重,如此则内外乖(30);内外乖者,可亡也。大臣甚贵,偏党众强,壅塞主断而重擅国者,可亡也。私门之官用,马府之世绌,乡曲之善举者(31),官职之劳废,贵私行而贱公功者,可亡也。公家虚而大臣实, 正户贫而寄寓富,耕战之士困,末作之民利者(32),可亡也。见大利而不趋,闻祸端而不备,浅薄於争守之事,而务以仁义自饰者,可亡也。不为人主之孝,而慕瓜夫之孝,不顾社稷之利,而听主母之令,女子用国,刑馀用事者(33),可亡也。辞辩而不法,心智而无术,主多能而不以法度从事者,可亡也。亲臣进而故人退,不肖用事而贤良伏,无功贵而劳苦贱,如是则下怨;下怨者,可亡也。父兄大臣禄秩过功,章服侵等(34),宫室供养大侈,而人主弗禁,则臣心无穷,臣心无穷者,可亡也。公胥公孙与民同门,暴慠其邻者,可亡也。

亡征者,非曰必亡,言其可亡也。夫两尧不能相王,两桀不能相亡;亡王之机,必其治乱,其强弱相踦者也(35)。木之折也必通蠹,墙之坏也必通隙。然木虽蠹,无疾风不折;墙虽隙,无大雨不坏。万乘之主,有能服术行法以为亡征之君风雨者(36),其兼天下不难矣。

【注释】

(1)亡征:亡国的征兆、迹象。(2)简:疏略缺失,废弛。(3)封内:封疆之内。恃交援:依赖与人结交得到援助。(4)为学:做学问。门子:为贵族官僚谋划奔走的人。商贾(gǔ):商人。行商曰商,地商曰贾。外积:财富积聚于国库之外。右仗:右,崇尚。仗,拿着兵器。(5)台榭陂池:积土为台,用以观望。台上有屋谓之榭。亦泛指楼台等建筑物。陂池(bēi chí):泽障曰陂,停水曰池。(6)事:使用。车服:车轿礼服。精巧玩赏的器物。罢露:疲敝困乏。煎靡:榨取挥霍。(7)用时日:用,行事;行动。时日:时辰和日子。古人迷信,以为时日有吉凶,常以卜筮决之。信:放任。(8)门户:喻指事物的关键。(9)重求:世代连续做官。(10)柔茹(róu rú):茹通“懦”。(11)饕贪:贪婪;贪图。饜(yàn):《玉篇》饱也,足也。(12)淫辞:浮夸不实的言词。周:合也。(13)易见:易,改变。见,指政见。易见即朝令夕改。无藏:不隐讳不设防。(14)愎谏(bì jiàn):固执己见,不听规劝。(15)简:怠慢。怙(hù):仗恃。(16)羁旅侨士:羇(jī),寄也;旅,客也。寓居本国的外国侨民。重帑(tǎng)大量的钱财。(17)功伐:即功劳,功勋。不事:指不任事,即不授以官职。课试:考核官吏的政绩。名问:名声;名望。举错:亦作“举厝(cuò) ” 安置,措置。任用与废黜。起贵:跃居朝廷高位。故常:谓故旧之臣。(18)适正:指当继位的嫡子。庶子:旧时指嫡子以外的众子;亦指妾所生之子。称衡:抗衡。即世:去世。清 叶廷琯《吹网录·柳边纪略》:“迨后先子即世,归葬中原。”(19)大心:傲慢自大。自多:自满;自夸。(20)贪愎:贪婪任性。拙交:不善于外交。(21)蚤见:事先看清了问题。蚤,通“早”。(22)专习:单独依靠近臣。(23)爱玩:为帝王所宠幸亲昵玩乐之臣。智用:弄机设巧。(24)种类:犹种族。树羁旅以为党:扶持寄居异乡的亲族来继位。党:《玉篇》接也。又《广韵》累也。继续,连续。待交:期待与人相友好。(25)变褊(biǎn):偏激。悁忿(yuān fèn):怨愤。訾(zī):估量,思量。(26)本教:教农耕和练兵,法家以农战为本。(27)藉(jí):进贡。怨雠(chóu):有积恨的仇敌。(28)侧室:清 赵翼《陔馀丛考·继室侧室之误》:“侧室乃嫡子外之众子,非必妾所生子也,即嫡母所生之第二子,亦侧室也。” 伉(kàng):正直高尚。桀:古同“杰”,杰出的人。(29)后妻:后指皇后。妻,周代宫中“女御”,即御妻,帝王之妾。《礼记》:天子有后,有夫人,有世妇,有嫔,有妻,有妾。主母:指太后。两主:两个势力集团。(30)典谒:掌管宾客接待事务的小官。(31)私门:行私请托的门路。官用:升官的手段。马府:掌管人事典册的官府。世绌:绌通“黜”。废除;贬退。马府所掌之世族名册罢而不用。乡曲:乡里乡亲。善举:善,即容易,易于。(32)正户:有正式户籍而定居的人户。末作:工商业者。(33)瓜夫之孝:指投桃报李之孝。刑余:古时指受过宫刑的阉人。即后来的宦官,太监。(34)禄秩:俸禄的等级。章服:有识别符号的礼服。(35)踦(yǐ): 同‘倚’,伴随。(36)服术:服,顺从。术,道也。服术行法:推行法家之学。先秦韩非认为:商鞅言“法”,申不害言“术”,两人所言皆有所偏,因而主张两者兼用。后因以“法术”指法家之学。服,肯定,认可,使用。君风雨:掌令风雨。

【译文】

凡一国之君统治的国家,如果江山社稷势小力微,而私家豪门势力强大;君主权轻而臣下权重。这可是亡国之象了。

疏略刑法禁令而致力于机巧计谋;不立足奋发图强,懈怠荒废封疆大业而去依赖与人结交得到援助。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群臣只知道闭门做学问;为贵族官僚谋划奔走的人,喜欢高谈诡辩;行商地贾的财富积聚于国库之外,而国库极度空虚;小民崇尚携带武器,危害社会治安秩序。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喜欢耗资滥建宫室楼台泉池,爱好豪华车轿礼服与精巧的玩赏器物,疲敝困乏百姓;拥有消费特权的官商权贵尽情潇洒挥霍,虚耗社会财富。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行事迷信时辰和日子的吉凶,信奉拜鬼求神;放任以虚妄离奇、荒诞不经的占卦异术骗人;大修祀典法度,临祭天地山川,以求保佑,乐此不疲。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只听信封爵受职的人,不以众言考核验证,用一个人决是断非。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官职可以世世代代连续担任,爵禄可以用金钱财物换取,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行事迟缓而一事无成,优柔懦弱而寡断,好坏不分不讲原则,遇事无所适从,不能拿主意做决定。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唯利是图贪婪无厌,追逐眼前利益以满足名利欲望。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喜欢浮夸不实的言词而不合於法,好辩说而不求实用;顺旨承风,任意玩弄文字做表面文章,穷极华丽而不顾实际效果。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才薄智浅而朝令夕改;轻易表态,不隐讳不设防而漏泄机密;思想不周密,不能彻底明了群臣说话用语的真实内容。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凶狠倔强不讲道理而不能与人为善、和睦相处;固执己见,不听规劝而喜欢争强好胜;不顾社稷安危而相信自己、轻率行事。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依赖与人结交得到援助而怠慢近邻;依仗强大力量的援助解救,而反过来欺侮处境困苦危难的国家。这便是亡国之兆了。

寓居本国的外国侨民,拥有大量的钱财在外,如果成为敌国反间之人,对上乘隙巧施衰谋拙计,在下参与并知道民间诸事内情。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人民对统治者失去信任,只相信亲自看见的东西,以致下不服从上;受君主偏爱宠信的奸邪小人,不能罢官究责。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境内的精英豪杰不任用,反而去国外网罗人才授以官职;不以功劳考核官吏的政绩,而喜欢根据名望身世任免官员;侨居的外国游士,跃居朝廷高位而凌驾于故旧臣僚之上。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不重视应正当继位的嫡子,众子与嫡子抗衡;太子迟迟未定,而国君突然去世。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傲慢自大而不思悔改,国家一片混乱,还自我夸耀形势大好;没有预先料到境内的金钱财物,经官僚买办易手,豪不费力地流向邻近敌国。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国小而不处处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力少而不巧妙地避开强敌的锋芒,不知礼节而不敬重邻近大国,贪婪任性而不善于外交。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太子已经确立,君主却又娶强大敌国的女子为后妻,太子的地位就会有危险,这样群臣必定重新审视政局的变化而随风转舵。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胆小怕事而不敢坚持自己的主见,事先看清了问题而优柔懦弱没有决心去解决,知道什么是对的,决定了又不敢去做。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君主外出而国内拥立新君;在国外做人质的太子没有返回而君主又另立太子,造成国家分裂而遭到严重的挫折。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挫伤凌辱大臣而大臣们表面亲密昵爱君主;残酷地惩罚屠戮小民而造成抵触不顺,不愿为国出力。人人心怀愤恨不忘耻辱,而君主只单独依靠近臣,那么狡诈奸猾的人就会大量产生。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同时重用两个大臣,父兄同列人多势众,内结党羽拉帮结派,向国外争取外援来争权夺势。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婢妾的谗言唯听是从,任凭宠幸亲昵玩乐之臣弄机设巧,外内悲愤怨恨,却依然屡行不法之事。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怠慢凌侮大臣,无礼父兄,劳苦百姓,滥杀无辜,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君主好用智巧随意改变法制,时常假公济私扰乱公事,法律禁止的东西任凭执法者更改,号令数下而有令不行。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既无地形的险固,城墙粗劣如同虚设;既无充足的积蓄,财物又十分匮乏,没有防守和打仗的准备,却贸然去侵略别的国家。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皇室宗族寿命不长,君王一个接一个去世,婴儿当国君,大臣专制,扶持寄居异乡的亲族来继位;屡次割地以苟延残喘,期待与人友好。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太子的地位尊贵显赫,党徒人多势重,多与大国交往甚密,个人的威势过早具备、显露。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思想、言论过火而心急,轻率偏激而易冲动发作,心怀怨愤而不思前想后。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君主多怒而好用兵,不注重教农耕和练兵而贸然发动战争。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显贵的大臣互相猜妒,大臣太多;外进贡敌国,内困扰百姓;人们相互视为冤家对头,明攻暗算,君主却视而不见、不加以责罚。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君主品行不好而他的兄弟贤良;太子轻狂放荡而其他庶子正直高尚;统治集团昏庸无能而人民的觉悟高。这样,国家就会动荡不安。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君主怀藏怒火而不发,应当加罪的人迟迟不处理,使群臣暗自憎恨而心愈忧惧、形愈苦痛,长期不知结果如何。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出动军队、任命将帅时授予的权力太大,驻守边疆的长官地位太高,擅自发号施令不受节制,凭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不请示报告。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皇后嫔妃淫乱;太后有丑恶的行为;外廷内宫混杂串通,男女无别,形成两个势力集团。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皇后嫔妃不受尊重而婢妾得到宠幸;太子地位低而庶子地位高;辅助帝王掌管国事的最高官员权轻势微,掌管宾客接待事务的小官权重势大。造成朝廷上下内外不和谐。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大臣过分显贵,私朋结党人多势众,设置障碍封锁君主的决定而独揽国政、擅专大权。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行私请托的门路成为升官的手段;掌管人事典册的官府,对所掌握的世族名册罢而不用,乡里乡亲却容易得到举荐;官吏的劳绩被抹杀,热衷于办私事而轻视为国家建立功业。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国家空虚而大臣殷实;有正式户籍而定居的人民贫困而客居的人富足有余;务农当兵的人贫困,任凭工商业者谋取巨额利润。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看见大利而不去追求,听到祸端而不防范,不重视战场上的争夺和防守之事,而致力于把自己装扮成注重仁义的人。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不捍卫庙堂之尊、行人主之大孝而不敢暴露君亲的过失,却依恋投桃报李之小孝;不顾社稷的利益,而听从太后发号施令,女子把持国政,宦官掌握实权。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能言善辩、夸夸其谈,而不遵循法令;玩弄小聪明而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的办法;君主多能而不以法度从事。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亲信的臣子升迁而故旧老臣辞官退隐;无能之辈与不正派的人掌权,德才兼备的人被埋没;无功受禄的人地位显贵,勤勤恳恳吃苦耐劳的人地位卑下,以致臣民怨恨。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君主的父兄与大臣俸禄等级,超过他们的功劳;有识别符号的衣服,超过了规定的级别;宫室的供养太奢侈。然而君主却不加禁止,因此,臣下的欲望更加没有止境。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贵族官僚的族戚子孙,虽然与普通百姓聚居一处,他们却横行乡里欺压百姓。这便是亡国之象了。

有了亡国之兆,并不是说必定马上就灭亡,而是说国家可能陷于灭顶之灾。两个尧一样的贤明君主,不会去消灭对方而称王天下;两个桀一样的暴君统治的国家,摇摇欲坠、自身难保,没有力量消灭对方。

由亡国之象转化为称王天下,关键在于治乱,国家的强弱相互倚伏,可以转化。木头折断必然因为彻底遭到虫蛀而受损伤,墙壁倒塌必然由于有裂缝沟通而失稳。然而木头虽然被蛀蚀了,没有急剧而猛烈的风不会折断;墙壁虽然有沟通的裂缝,没有大雨的冲刷不会倒塌。

拥有地方千里兵车万辆的大国君主,假如能够顺应历史潮流,推行法家学说,对那些有灭亡之象的国家,掌令‘风雨’,以摧枯拉朽之势,兼并天下就不难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