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荀子》解蔽篇(节选21.11)  

2009-03-12 20:08:02|  分类: 《荀子》解蔽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11【原文】

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以可以知人之性,求可以知物之理,而无所疑止之(1),则没世穷年不能遍也(2)。其所以贯理焉虽亿万(3),已不足以浃万物之变(4),与愚者若一。学,老身长子,而与愚者若一,犹不知错(5),夫是之谓妄人。故学也者,固学止之也。恶乎止之(6)?曰:止诸至足。曷谓至足(7)?曰:圣也。圣也者,尽伦(8)者也;王也者,尽制者也;两尽者,足以为天下极矣。故学者,以圣王为师,案以圣王之制为法(9),法其法以求其统类(10),以务象效其人(11)。向是而务,士也;类是而几(12),君子也;知之,圣人也。故有知非以虑是,则谓之惧;有勇非以持是,则谓之贼;察孰非以分是,则谓之篡(14);多能非以修荡是(15),则谓之知;辩利非以言是,则谓之詍(16)。传曰:“天下有二:非察是,是察非。”谓合王制与不合王制也。天下有不以是为隆正也,然而犹有能分是非、治曲直者邪?若夫非分是非、非治曲直、非辨治乱、非治人道,虽能之,无益于人,不能,无损于人;案直将治怪说,玩奇辞,以相挠滑也(17);案强钳而利口,厚颜而忍诟,无正而恣睢,妄辨而几利(18),不好辞让,不敬礼节,而好相推挤(19);此乱世奸人之说也。则天下之治说者,方多然矣(20)。传曰:“析辞而为察,言物而为辨,君子贱之。博闻强志,不合王制,君子贱之。”此之谓也。

【注录】

 (1)疑止:疑,通“凝”。集中。止:仅,只。(2)没世穷年:终身,永远。(3)所以:用以。焉:表示指示,相当于“之”。已:终。(4)浃(jiā):深入,通达,理解。(5)错:抛弃。(6)‘恶’本训‘何’。(7)曷(hé):何,什么。(8)伦:通“论”。(9)案:考查,研求。如“召有司案图。”—《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10)统类:纲纪和条例。杨倞注:“统,谓纲纪;类,谓比类。大谓之统,分别谓之类。”(11)务:尽量。象效:犹仿效。(12)是:正道,此,这。几:《广韵》几,未已也。不止。(13)察孰:考虑缜密周到。孰:同“熟”,仔细,周详。(14)篡:私意歪曲。(15)修荡:学习宣扬。荡:《韵会》:大也。发扬光大。(16)詍(yì):多言也。(17)案:研究。直:价值。治:钻研。怪说:怪异荒诞之说。挠:搅扰。滑(gǔ):迷乱。(18)恣睢(zì suī):放纵暴虐。辨:通“辩”。几:通“冀”、“觊”,非分的希望。(19)推挤:排挤。(20)方:遍,广泛。(21)言:议论,非议。物:他人,众人。如物心(人心);物望(人望;众望)

【解读】

凡是接触事物产生知觉,是人的本身所具有的能力;能够被人所知,是因为事物有它的基本规律。用人可以产生知觉的能力,去求知事物的基本规律,不把有限的精力集中在一定的范围,哪怕一辈子也不能遍及所有事物。人们从同类事物的比较中贯通其理,虽涉及事物亿万之多,终归不足以通达万物之变。所以,不把有限的精力集中在一定的范围,就跟糊涂人一样。一个人求知,如果直到上年纪子女长都大了,还跟糊涂的人一样,不知抛弃不适当的求知方法,这样的人可以叫做无知妄为的人。所以说,求知者应限定一个探索的范围。限定到哪种范围合适呢?那就是:应该使相关的知识达到最适当的限度。什么叫相关知识达到最适当的限度呢?那就是:通达事理。通达事理者,有系统的见解和理论;以仁义取得天下者,完全能按照实情驾驭一切;两者都达到淋漓尽致,那就足以作为天下的准则了。

所以,求知者应以德才超群的帝王为师,研究择用圣王制度法令成为仿效的法则,仿效圣王之法以求其纲纪,做事尽量仿效圣王的为人。趋向于这些圣王而极力求精,就是品德好、有学识、有技艺的人;比照圣王恭行不止,就是君子;通晓圣王之道,懂得类推事理、知时达变,就是圣人。

所以有了知识不用来考虑正道,那就意味着对事情没有把握;有勇而不用来持守正道,那叫做人间邪恶的根源;考虑问题缜密周到不用来分辨、说明圣王之道,那就意味着私意歪曲;具有多方面的才能不用来学习宣扬圣王之道,那叫做不正当的才智;能言善辩不用来雄辩有力地阐明圣王之道,那就叫做说多余的话。

贤人的书中说:“推究辨别天下事物有两种情况:一是错误的东西辨别为正确的,一是正确的东西辨别为错误的。”所说的正确与错误,是指合于圣王完美的制度与不合圣王完美的制度。天下有不以正道为最高的准则,还能有分辨是非、矫曲为直的准绳吗?

至于那些不分辨是非、不矫曲为直、不明确有理无理、不整治社会人伦规范,这种无关紧要的学问虽然学到了,也无益于人,没有学到,也无损于人。研究它的价值就相当于在钻研怪异荒诞之说,玩弄新奇华丽的词藻,以相互搅扰迷乱。

强行压制不让人讲话,而是为了自己信口雌黄;厚着脸皮而忍受耻辱;不守正道而放纵暴虐;胡乱诡辩而唯利是图,妄言辩説而非分地希望得到好处;不喜欢谦逊礼让,怠慢礼节,而喜欢相互排挤。这些都是扰乱社会的邪恶奸诈之人的学说啊!

可是,普天之下尊崇这种思想学说的人,还相当普遍了。贤人的书中说:“玩弄词句而自以为精明,造谣中伤他人而自以为是雄辩之才,君子鄙弃这种人。知识丰富记忆力强,但不符合圣王的法度,君子鄙弃这种人。”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