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庄子》人间世(节选5)  

2009-03-29 12:59:36|  分类: 《庄子》人间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匠石之齐(1),至于曲辕,见栎社树(2)。其大蔽数千牛,絜之百围(3),其高临山(4),十仞而后有枝(5),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6)。观者如市,匠伯不顾(7),遂行不辍(8)。弟子厌观之(9),走及匠石(10),曰:“自吾执斧斤以随夫子(11),未尝见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邪?”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12),以为舟则沈(13),以为棺槨则速腐(14),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液樠(15),以为柱则蠹(16)。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寿。”

匠石归,栎社见梦曰(17):“女将恶乎比予哉(18)?若将比予于文木邪(19)?夫柤梨橘柚(20),果蓏之属(21),实熟则剥(22),剥则辱(23);大枝折,小枝泄(24)。此以其能若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击于世俗者也(25)。物莫不若是。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几死,乃今得之,为予大用(26)。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27)?而几死之散人(28),又恶知(29)散木!”

匠石觉而诊其梦(30)。弟子曰:“趣取无用(31),则为社何邪(34)?”曰:“密(31)!若无言!彼亦直寄焉(32),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37)。不为社者,且几有翦乎(38)!且也彼其所保与众异,而以义喻之(39),不亦远乎!”

【注录】

(1)匠石:名叫“石”的匠人。之:往。(2)社树:古代封土为社,二十五家为社,各随其土壤种所宜之木,多以大树为社树。(3)絜(xié):量树干的周长。围:计量圆周的约略单位,两臂合拢的长度称一围。(4)临山:接近山巅。(5)仞:古代计量单位:一仞(周尺八尺或七尺。周尺一尺约合二十三厘米)。(6)旁:四面。又《博雅》旁,大也。广也。(7)伯:《说文》长也。《释名》伯,把也,把持家政也。不顾:不回头看,不屑一顾。(8)辍(chuò):止,停。(9)厌:厌钝,讨厌,扫兴。(10)及:赶上,走近。(11)斤:斧子。(12)散木:原指因无用而享天年的树木。后多喻天才之人或全真养性、不为世用之人。(13)沈(shěn):同“沉”。(14)槨(guǒ):同“椁”,棺材外面的套棺。(15)液樠:脂液流出,渗出树脂。樠(mán)渗出。(16)蠹(dù):蛀虫咬坏。(17)见梦:即梦中会见。(18)女:汝,你。比予比:考校,评价,概括。予:我。(19)若,汝也。—《小尔雅》。文木:与散木相对,即可用之木。(20)柤(zhā):古同“楂”,山楂。(21)果蓏(luǒ):瓜果的总称。木实曰果,草实曰蓏。属:类。(22)实:果实。剥:强制除去。《说文》刻割也。(23)辱:意思是果树被摘去果实是受人侮辱和伤害。(24)泄(xiè):亵渎,轻慢。(25)自:起源。掊(póu)击:搜括敲击。(26)为予大用:成为我最大的用处。(27)相:观察看判断,看待。(28)散人:不成材的人。(29)恶知:深知。

(30)觉:睡醒。诊:占验。(31)趣取:好尚取舍。(31)密:《玉篇》深也。又近也。可理解为‘透彻合理’。(32)直寄:坦率地抒发寄托情怀。(33)诟厉:辱骂、伤害。(34)翦(jiǎn):同“剪”。剪灭,砍伐。(35)义:道义。喻:了解。

【解读】

有个名叫石的匠人带领一行人到齐国去,走到曲辕那个地方,看见那里以栎树为社树。树冠之大可遮蔽数千头牛,树干的周长达百围,树高接近山巅,离地约十五米之上才有树枝,可用来制造十数艘大船。到那里观看的人,就像赶集一样。匠石是他们一行人中的头领,对此不屑一顾,前行不止。徒弟们虽然顺从,但觉得扫兴没有看够,赶到匠石身边,说:“自从我执斧子跟随师傅学艺以来,还不曾见过如此壮观的大树啊!先生不肯停下来多看一会儿,这是为什么呀?”匠石说:“行了,不要再奢谈它的美了!那只不过是无用而徒享天年的树木罢了。如果用来它造船就会沉没;用它做成棺材外面的套棺就会很快腐朽;用它做成用具就会很快破损;用它制作门窗就会脂液渗出;用它做成房柱就会遭蛀虫咬坏。正因为是不成材之木,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才能保留这样长久。”

匠石回到家,梦见那棵栎树忿忿不平地对他说:“你能用那样令人讨厌的语言来评价我吗?那你又用评价我的方法去衡量一下,还能有可用之木吗?那些楂梨橘柚,都属于果树之类,果实成熟就被摘去,摘去果实那是侮辱和伤害;不结果的大枝被弄断,小枝也受到亵渎。这就是因为它们开花结果的本领,造成如此壮烈的一生啊!所以不得终其天年而生命中途就夭折了,这都起源于‘可用’被世俗者们搜括敲打啊!

万物都逃不出这种结局。只因我寻求没有可用之处已经很久了,差一点没死去,才有今天的成功,正是‘无用’成了我最有用的东西。假如我也能够有用,还能成为社树尽享天年,得到如此‘最大的有用’吗?况且你与我都是‘物’呀!为什么用那样的眼光,观察判断世间的事物呢?你也是接近死亡的不成材的人,又怎能深知不成材的木呢?”

匠石醒来占卜梦的吉凶。弟子说:“既然好尚无用,那为何要做社树,让人瞻仰祀奉呢?”匠石说:“透彻合理!不过你也不必这样说!它也是坦率地抒发、寄托情怀啊!不要认为不是知己就可以伤害它。假如它不为社树,或许早已被砍伐了啊!这只是它明哲保身与众不同而已,但以常情道义来看则不可以理喻,真是言近旨远,人世间的学问太深奥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