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郁离子》精彩片段(34)  

2013-12-23 17:00:03|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子余知人

【原文】

       使其大夫子余造舟,舟成,有贾人求掌工⑴,子余弗用。贾人去之吴,因王孙率以见吴王⑵,且言越大夫之不能用人也。他日,王孙率与之观于江,飓作⑶,江中之舟扰,则收指以示王孙率曰⑷:某且覆⑸,某不覆。无不如其言。王孙率大奇之,举于吴王,以为舟正。越人闻之,尤子余⑺。子余曰:吾非不知也,吾尝与之处矣,是好夸而谓越国之人无己若者。吾闻好夸者恒是已,以来多谀⑻;谓人莫若己者,必精于察人而暗自察也。今吴用之,偾其事者必是夫矣!⑼越人未之信。未几,吴伐楚,王使操余皇, 浮五湖而出三江⑽,迫于扶胥之口⑾,没焉。越人乃服子余之明,且曰:使斯人弗试而死⑿,则大夫受遗才之谤⒀,虽咎繇不能直之矣。⒁

    (选自[明]刘伯温《郁离子?子余知人》)

【注释】

    工:《玉篇》官也。⑵因:依靠,凭借,趋赴。王孙率:吴国大夫。⑶飓(jù):风暴。《南越志》飓风者,具四方之风也。⑷收:《博雅》收,振也。挥动。示:,语也,以事告人曰示也。《玉篇》。⑸且:将要。⑹正: 官长。⑺尤:怨恨,责备。⑻以来:向来,从过去到现在。    ⑼偾(fèn):毁坏,败坏。操:驾驶。余皇:又称王舟,是当时赫赫有名的王侯乘坐的大型指挥旗舰。⑽五湖:《吴录》: 五湖者,太湖之别名也。 三江:史书《吴越春秋》记载、浙江(即钱塘江)、浦江(即浦阳江)、剡江(即曹娥江)为三江。⑾迫:困厄,逼近;扶胥之口:地名,即三江之口。⑿试,用也。《说文》。任用、录取。⒀遗才:埋没人才。谤:攻击。⒁繇:jiùyáo):(gāo yáo)颛顼之子,舜帝时代掌刑法的官员,传说中的贤臣。直:公正的,公平正直。 

【解读】

   春秋末期,越国国王派大夫子余监造船舶,船造成了,有个商人要求做掌管越国船务的官员,子余不愿任用他。那个商人便离开越国去了吴国,凭借吴国大夫王孙率引荐,才见到吴王,并且说越国大夫不能重用人才。 

  过了些日子王孙率和他在江边实地察看吴国的船只,突然风暴兴起,江中的船只剧烈晃动,那个商人便挥动手指,指着晃动的船只,告诉王孙率说:某船将要沉没,某船不会沉没。” 结果无不像他说的那样。王孙率大为惊讶,便推荐给吴王,让他做了船队的官长。

   越国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埋怨子余错失人才。子余说:我并非不了解他啊!我曾经与他相处过,那是个喜欢夸夸其谈的人,说越国人没有谁能比得上他。我听说好吹嘘自己的人,永远都自以为是向来善于阿谀奉迎说别人不如自己的人,必定精心观察别人的短处,不明白对自己自察自悟自省。现在吴国重用他,将来毁坏吴国大事,必定是这个人了!

  可是越人并不相信子余的话。没过多久,吴国进攻楚国,吴王命令那个商人,驾驶当时赫赫有名的吴王座舰——大型楼船‘余皇号’,作为指挥旗舰行船于太湖出三江,困厄在因淤积而不宜泊船的扶胥江口,并沉没在那里

   越国人这才信服子余有先见之明,还说:假若此人不是因吴王重用而死,那子余大夫遭受埋没人才的攻击诽谤即使有舜帝时代皋陶那样公正严明的法官,也不能得到公平正直的评判啊!”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