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智 囊》  

2014-10-12 17:22:50|  分类: 闲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上智·通简》

【原文】
    世本无事,庸人自扰。唯通则简⑴,冰消日皎⑵。集“通简”⑶。

【注释】
    ⑴简:捐弃。⑵皎:明亮。⑶通简:豁达。

【解读】
       世间本无事,糊涂人总是自己困扰自己。只有心胸豁达学识渊博贯通古今的人,才能抛开世事的烦恼,就像冰雪消融需要明亮的阳光。为此,汇集古今事例成《通简》卷。    

                                                            光武之智

【原文】
       光武诛王郎⑴,收文书,得吏人与郎交关谤毁者数千章⑵。光武不省⑶,会诸将烧之,曰:“令反侧子自安!⑷”
【注释】
       ⑴王郎:王莽末年义军首领,自立为帝,后为光武帝刘秀所诛。⑵交关:串通勾结,交往。章:条。⑶不省:不察看。⑷反侧:反复无常。
【解读】
   东汉光武帝刘秀重建汉王朝之前,由于力量薄弱,使用瞒天过海之计,先让义军首领王朗自立为帝,又借攻打王朗招兵买马,使自己的队伍不断壮大。后来处死王郎,收集文书,得到官吏们与王郎串通勾结,毁谤刘秀的文字数千条。  

光武帝一件也没有察看,而是集合诸将,当众烧毁所有信件,他说:“让那些反复无常的人,可以安枕无忧了!”
                                                             龚遂治渤海
【原文】
    宣帝时,渤海左右郡岁饥,盗起,二千石不能制⑴。上选能治者,丞相、御史举龚遂可用⑵,上以为渤海太守。

时遂年七十岁,召见,形貌短小,不副所闻,上心轻之,问:“息盗何策?”遂对曰:“海濒辽远,不沾圣化,其民困干饥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的赤子盗弄陛下之兵于潢池中耳⑶。今欲使臣胜之耶,将安之也?”上改容曰:“选用贤良,固将安之。”遂曰:“臣闻治乱民如治乱绳,不可急也,臣愿丞相、御史且无拘臣以文法⑷,得一切便宜从事。”上许焉,遣乘传至渤海界⑸。

郡闻新太守至,发兵以迎,遂皆遣还,移书敕属县⑹:“悉罢逐捕盗贼吏;诸持锄,钩⑺、田器者皆为良民,吏毋得问;持兵者乃为盗贼。”遂单车独行至府。盗贼闻遂教令,即时解散,弃其兵弩而持钩、锄。
[述评]
    汉制,太守皆专制一郡,生杀在手,而龚遂犹云“愿丞相、御史无拘臣以文法”。况后世十羊九牧,欲冀卓异之政,能乎?
    古之良吏,化有事为无事,化大事为小事,蕲于为朝廷安民而已⑻;今则不然,无事弄做有事,小事弄做大事,事生不以为罪,事定反以为功。人心脊脊思乱⑼,谁之过与?

【注释】
    ⑴二千石:汉官俸禄二千石为郡太守。指郡守。⑵龚遂:初为郎中令,宣帝初为渤海太守,有治绩,后征为水衡都尉。⑶潢池:积水塘;弄兵:玩弄兵器。⑷法制;法规。⑸乘传:驿车。传,驿站的马车。⑹移书:发送公文。敕[chì]:命令,告诫。⑺钩:镰刀。⑻蕲[qí]:古同‘祈’。⑼脊脊:亦作肴肴,互相摧残。

【解读】
    西汉宣帝刘询在位时,渤海及邻近各郡连年饥荒,偷窃和劫夺财物的行为蜂起,郡太守难以制止。

汉宣帝要选拔一个人去收拾乱局,丞相和御史都推荐龚遂可以任用,宣帝就任命他为渤海郡太守。当时龚遂已经七十岁了,皇上召见龚遂,见他身材矮小,不像听说那样有本事,心里有些看不起他,问道:“你能用什么法子平息偷窃和劫夺财物的行为呢?”龚遂回答道:“渤海接近遥远的边疆,没有沐浴皇上的教化,那里的百姓处于饥寒交迫之中,官吏们又不关心他们,因而就像陛下的赤子偷拿陛下的兵器,在小水池边舞枪弄棒打斗起来。现在陛下是想让臣滥用刑罚镇压下去,还是去安抚他们呢?”宣帝一听,便神色严肃起来,说:“我选用贤良的臣子任太守,自然是要安抚百姓。”龚遂说:“臣下听说,治理作乱的百姓就像整理一团乱绳,不能操之过急。臣希望丞相、御史不要以法令束缚我,允许臣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灵活处理。”宣帝答应他的要求,并派驿车送往渤海郡界内。  

郡中的官员听说新太守来上任,便派军队迎接、护卫。龚遂把他们都打发回去,并向所属各县发送公文:“全部撤除郡中追捕盗贼的官吏,凡是手拿锄、镰等农具的人都是良民,官吏不得拿问;手中拿着兵器的人,才是盗贼”。龚遂单独乘车来到郡府。

盗贼们知道龚遂的命令后,立即解散,丢掉武器,拿起镰刀、锄头种田了。
[述评]
    汉朝的制度,太守都是独自掌管一郡,拥有生杀大权。龚遂还说:“希望丞相、御史不要用法令来约束臣。”不像后世,十头羊倒用九个人放牧。官多民少,赋税剥削很重,还希望求得卓越的政绩,可以做到吗?
    古代的优秀官员,化有事为无事,化大事为小事,只为祈求安民而已;现在却不是这样,无事弄成有事,小事弄成大事,发生事情不认为有罪,事情平定后反而认为有功。人心思乱互相摧残,这究竟是谁的过错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