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颜氏家训》  

2015-01-30 20:19:34|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勉学篇

【原文】-5

夫学者所以求益耳。见人读数十卷书,便自高大,凌忽长者[1],轻慢同列。人疾之如雠敌[2],恶之如鸱枭[3]。如此以学自损,不如无学也。

古之学者为己,以补不足也;今之学者为人,但能说之也。古之学者为人,行道以利世也[4];今之学者为己,修身以求进也。夫学者犹种树也,春玩其华[5],秋登其实[6];讲论文章,春华也,修身利行,秋实也。

人生小幼,精神专利[7],长成已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吾七岁时,诵灵光殿赋,至于今日,十年一理[8],犹不遗忘;二十之外,所诵经书,一月废置,便至荒芜矣。然人有坎壈[9],失于盛年,犹当晚学,不可自弃。孔子云: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魏武、袁遗[10] ,老而弥笃,此皆少学而至老不倦也。曾子七十乃学,名闻天下;荀卿五十,始来游学,犹为硕儒;公孙弘四十余[11],方读春秋,以此遂登丞相;朱云亦四十[12],始学易、论语;皇甫谧二十,始受孝经、论语[13]:皆终成大儒,此并早迷而晚寤也[14]。世人婚冠未学,便称迟暮,因循面墙,亦为愚耳。幼而学者,如日出之光,老而学者,如秉烛夜行,犹贤乎瞑目而无见者也[16]

【注释】

[1]凌忽:欺侮。[2]疾之:怨恨他。雠[chu]:同。[3]鸱枭[chīxiāo]:古人对猫头鹰的文言叫法。也是丧门星的代称。[4]利世:造福社会。[5]华:古同,花朵。[6]登:丰收。同[7]专利:专一而敏锐。[8]理:温习。[9]坎壈[kǎn]:意思为困顿,不顺利。[10]魏武:曹操。汉末封魏王。子曹丕称帝,追尊为魏武帝。袁遗:字伯业,袁绍的从兄。官至 扬州刺史。曹操说过:长大而能勤学者,惟吾与袁伯业耳。[11]公孙弘:字次卿,少时家贫寒,曾为富人在海边放猪维持生活。虽起身于乡鄙之间,居然为相。年轻时,曾任过薛县的狱吏,因无学识 ,常发生过失,故犯罪免职。为此,他立志在麓台读书,苦读到四十岁,后随老师胡母子始修《春秋公羊传》,也称《公羊春秋》,儒家经典著作之一。直至今日,人们依然对他推崇备至。尤其他的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的精神,永垂后世。[12]朱云:字游,鲁人。年四十,从博士白子友受《易》,又事前将军萧望之受《论语》。[13]皇甫谧[mì ]:出身于东汉名门世族。丧生母,家道衰落,过继给叔父。在战乱中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贪玩不习上进,跟村童编荆为盾,执杖为矛,分阵相刺,嬉游习兵。年二十仍游荡无度,犹不好学,人以为痴。叔母任氏对之流涕,以《孝经》相训,谧甚感痛,遂拜乡人席坦受书。从此改弦易辙,矢志发奋读书。后来成为一个平民学者,著书之丰,确是魏晋之首古人曾赞云:考晋时著书之富,无若皇甫谧者。[14]并:全。[15] 。因循:拖延。形容懒散拖沓。[16]贤:好,超过。瞑目:闭上眼睛。  

【解读】

学习可以使人得到长进。常见有的人读了几十卷书,就自高自大,欺侮长者,轻慢同辈。人们怨恨他像仇敌,厌恶他像丧门星。像这样因为学习而损害自己,还不如不要学习。

古代的人学习在于提高自己的学问道德,以弥补不足;今有的人却是为了装门面给别人看,只能在口头上炫耀炫耀而已。古人学习是为了有利于人造福社会;现今有的人学习是为了自己,修养身心以谋求做官。学习就像种果树,春天可以欣赏它的花朵,秋天可以收获它的果实。解说评论文章从中获得真谛,就好比欣赏烂漫的春花;塑造自身品格,利世行道就是采摘丰硕的秋果。

人的一生中,幼小的时候,心神专一而敏锐,长成以后,心思游移,须早教,不可错失良机。我七岁时,背诵东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直到今日,十年一温习,所以至今还没有遗忘;二十岁之后,背诵的经书,只要搁置一个月不去温习,就荒疏了。一般的人总会有坎不顺,如果壮年失去求学的机会,更应当在晚年加紧学习,不要自甘落后,不求上进。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这时再来学习《易经》,就可以在认识上无大的错误了。曹操、袁遗,到老年学习更加专心,他们都是从小到老勤学不倦。曾子甚至到七十岁仍坚持学习,名闻天下;荀子五十岁才开始到齐国游学,还成为大儒;西汉公孙弘四十余岁,才读春秋,因此终于登上丞相之位;朱云也是四十岁,才开始学《易经》论语;皇甫谧二十岁,才开始接触孝经论语。他们终成大儒,全是早年迷糊晚年醒悟最好的例子一般的人到了行过婚礼冠礼的年龄没有读书,就说时间晚了懒散拖沓不愿自强,这就象面向墙壁,遮挡了自己的眼睛,也太愚蠢了

自幼学习的人就好像太阳刚露的光芒越来越亮老年才开始学习的人就像手举火把在夜间行路,虽然光线微弱视野受限,仍然比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看要好

【原文】-6

学之兴废,随世轻重[1]。汉时贤俊,皆以一经弘圣人之道[2],上明天时,下该人事[3],用此致卿相者多矣。末俗已来不复尔[4],空守章句[5],但诵师言,施之世务,殆无一可[6]。故士大夫子弟,皆以博涉为贵,不肯专儒。梁朝皇孙以下,总丱之年[7],必先入学,观其志尚,出身已后,便从文,略无卒业者[8]。冠冕为此者[9],则有何胤[10]、刘瓛、明山宾、周舍、朱异、周弘正、贺琛、贺革、萧子政、刘绦等,兼通文史,不徒讲说也[11]。洛阳亦闻崔浩、张伟、刘芳,邺下又见邢子才:此四儒者,虽好经术,亦以才博擅名[12]。如此诸贤,故为上品[13],以外率多田野闲人[14],音辞鄙陋,风操蚩拙[15],相与专固[16],无所堪能[17],问一言辄酬数百[18],责其指归,或无要会[19]。邺下谚云:博士买驴,书券三纸,未有驴字。使汝以此为师,令人气塞。孔子曰:学也禄在其中矣。今勤无益之事,恐非业也。

夫圣人之书,所以设教[22],但明练经文,粗通注义,常使言行有得,亦足为人;何必仲尼居即须两纸疏义[24],燕寝讲堂,亦复何在[25]?以此得胜,宁有益乎 [26]?光阴可惜,譬诸逝水。当博览机要[27],以济功业;必能兼美,吾无闲焉 [29]

【注释】

[1]轻重:好坏。[2]一经:一部经书。[3]该:《广韵》咸也,兼也,皆也。[4]尔:如此;这样。[5]空:只,仅。守:遵照。[6][dài]:表示肯定,相当于当然必定 可:适合[7]总丱[guàn]:古时儿童束发为两角。借指童年。[8]出身:科举时代为考中录选者所规定的身分、资格。从:为也。[9]冠冕:比喻仕宦。比喻受人拥戴或出人头地 。为此:这里指坚持学业。[10]何胤:历任建安太守、太子中庶子。撰新礼,著有十二门论一卷,周易一卷,毛诗总集六卷等。[11]不徒:不独,不仅。[12][shàn]名:享有名声。[13]上品:魏晋南北朝时指门第高的士族。[14]率:大抵,一般。[15]蚩拙[chī zhuō]愚昧;笨拙。蚩,无知之貌。[16]相与:共同。[17]堪:引申为高。胜任。[18][zhé],就,总是。[19]责:追问,责问。指归:主题 ,要点,用意或目的。或:惑也。内心的迷乱。要会:要旨。[20]博士:古代专掌经学传授的学官。[21]气塞:气,指作品的风格。塞,与赛同。 比试,胜过,如同。[22]设教:实施教化。[23]注义:注解经书的文字意义。[24] 疏义:分辩阐发文义。[25]燕寝:闲居之处。 [26]宁:岂;难道。 [27]机要:犹关键,要领。 [28]闲:《正字通》非訾,亦曰

【解读】

学习风气的盛行与废弛,随社会风气好坏而变化。汉朝的贤士俊才,都以一部经书弘扬圣人之道,上通晓天时,下兼顾人情事理,凭着这些得做高官以至卿相的人多了。汉朝末世以来的习俗不再是这样了,读书人只遵照经文章句,仅背诵老师讲过的话,用来处理世间的事务,必定无一适合。所以士大夫子弟,都重视广泛地阅读多家学说,不肯专攻儒学。梁朝皇孙以下,在儿童束发的年龄,必定先让他们入学读书,观察他们的志向,考中录选规定的身分资格以后,就去做文职官吏,没有一个坚持完成学业。

既做官又坚持学业的,只有何胤、刘瓛、明山宾、周舍、朱异、周弘正、贺琛、贺革、萧子政、刘绦等人,兼通文史,不只是讲述解说,还有不少著作传世。洛阳也听说出人头地的有崔浩、张伟、刘芳,邺下还见有邢子才:这四个儒家学者,虽然喜好经学,也以才识广博而享有名声。这些贤人,因此成为门第高的士族。除此之外,其他士大夫子弟,大多成为田野闲人,言谈鄙陋,志行品德愚昧。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专横固执,不能担当大任。问他一言两语,动不动就应酬答对数百句,追问他其中的主题是什么,因为内心迷乱还是说不到点子上。邺下谚语说:博士买驴,买卖文书写了三大张纸,还没有一个驴字。用来讥讽写文章长篇累牍而说不到点子上。假使让你以这种人为师,恐怕会使你的作品,拼凑文字的风格跟老师一样了。孔子说:学问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高官厚禄就在其中了。假如成天忙于那些无益之事,恐怕不是正业啊!

圣人的书,用来实施教化,只要能通晓熟练经文,粗通注解经书的文字意义,时常对自己的言行有帮助,也就足以在世上为人处事了;何必要像那般迂腐文人,对仲尼居三个字就须有两张纸的篇幅分辩阐发文义,到底是闲居之处或是讲解经学的厅堂,又有谁知道那个仲尼居究竟在什么地方呢?在这种问题上绞尽脑汁即便争论得胜,难道什么益处吗?光阴可惜,就像流水一去不回应当广泛阅读书中那些关键的东西,以成就功业;必能把博览与精专结合起来,我就没什么可非议的了。

【原文】-7

俗间儒士,不涉群书,经纬之外[1],义疏而已[2]。吾初入邺,与博陵崔文彦交游,尝说王粲集中难郑玄尚书事[3]。崔转为诸儒道之,始将发口,悬见排蹙[4],云:文集只有诗赋铭诔[5],岂当论经书事乎?且先儒之中,未闻有王粲也。崔笑而退,竟不以粲集示之。魏收之在议曹[6],与诸博士议宗庙事,引据汉书,博士笑曰:未闻汉书得证经术。收便忿怒,都不复言,取韦玄成传[7],掷之而起。博士一夜共披寻之[8],达明,乃来谢曰[9]不谓玄成如此学也。[10]

【注释】

[1]经纬:古代指经书和纬书。经书:指儒家经传。纬书:指汉代以神学星相数术解释儒家经义的一类书籍。[2]义疏:疏解经义的书。其名源于六朝佛家解释佛典。后泛指补充和解释旧注的阐释考证。[3]难:批评责难。[4]悬见:预料,凭空设想。排蹙[cù]:排挤。引申谓斥责。[5]铭诔:铭:题写的格言。诔[lěi]:列叙死者生平事迹,并且赞美其德行的文辞。泛指记述死者经历和功德的文章。[6]议曹:官署名。掌谏官的职务。[7]引据:引用前人事例或著作作为根据。[7]韦玄成:字少翁。西汉大臣。父子二人都通晓儒经官至丞相。[8]披:展开,翻阅。[9]谢:认错,道歉。[10]不谓:不料。

【解读】

俗间有的读书人,不博览群书,除了儒家经传,以及用神学星相数术解释儒家经义的一类书籍之外,还读一些补充和解释旧注的阐释考证而已。我初入邺下的时候,与博陵的崔文彦交游,曾说起东汉末年著名文学家,被称作建安七子王粲,在书集中批评责难经学大师郑玄所注《尚书》的事。崔文彦转向儒生们讲述这个问题时,刚开口,便遭到儒生们凭空设想的斥责,说:文集中只有诗赋及记述死者经历和功德的文章,哪里称得上谈论经书的问题呢?况且先儒之中,未听说有王粲呀!崔文彦含笑而去,从头至尾都没把《王粲集》给他们看一看。人称北地三才魏收,在名叫议曹的官署里做谏官时,跟朝内的博士们议论宗庙的事,引用《汉书》作为根据,博士们笑着说:没有听说《汉书》可以用来论证经学。魏收便忿怒起来,不再说什么。拿出《汉书?韦玄成传》,丢在他们面前,站起来就离开了。博士们聚在一起,花了整个通宵,把《韦玄成传》翻阅寻找,到了天亮,才来向魏收认错道歉,承认自己无知,说:没料到韦玄成还有这么通晓儒经的学问啊!

【原文】-8

梁元帝尝为吾说:昔在会稽,年始十二,便已好学。时又患疥,手不得拳,膝不得屈。闲斋张葛帏避蝇独坐[1],银瓯贮山阴甜酒[2],时复进之,以自宽痛[3]。率意自读史书,一日二十卷。既未师受,或不识一字,或不解一语,要自重之,不知厌倦。帝子之尊,童稚之逸[4],尚能如此,况其庶士[5],冀以自达者哉?
【注释】

[1]闲斋:安静的书房。葛帏:葛麻帐子。[2][ō]:杯,小盆。山阴甜酒:绍兴加饭酒古称山阴甜酒越酒,距今已有2300多年的酿造历史。据史书记载,春秋战国时期绍兴即开始酿酒,南北朝时已很有名气。梁元帝萧绎写的《金楼子》一书中记载,他小时读书,有银瓯一枚,贮山阴甜酒[3]宽痛:减轻痛苦。[4]逸:超过。逸事,即世人不知道的事。[5]庶:百姓。士:指年轻的未婚男子。[6]自达:自己勉力以求显达。

【解读】

梁元帝曾经告诉我说:过去在会稽的时候,年龄刚十二岁,就非常喜欢读书学习了。当时又患刺痒难忍的疥癣之疾,手不能握拳,膝不能弯屈。我就在安静的书房里,挂起葛麻帐子,在里面独坐避蝇。用银杯装山阴甜酒,隔一会儿又喝上一口,用以自我减轻痛苦。随意自读史书,一天读二十卷。因为以前没有老师讲授,有不认识的一个字,或不理解的一句话,都要靠自己反复捉摸,从来不知厌倦。

一个帝王家的孩子那么尊贵,超过同辈而为世人不知道的事,还能这样,何况百姓家的孩子,希望通过自己勉力以求显达,更要这样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