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吕氏春秋》精彩片段  

2015-04-29 09:30:43|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 德无大小 倍加报偿

【原文】

国虽小,其食足以食天下之贤者,其车足以乘天下之贤者,其财足以礼天下之贤者。与天下之贤者为徒(1),此文王之所以王也。今虽未能王,其以为安也,不亦易乎!此赵宣孟之所以免也(2),周昭文君之所以显也(3),孟尝君之所以却荆兵也(4)。古之大立功名与安国免身者(5),其道无他,其必此之由也(6)。堪士不可以骄恣屈也(7)。

昔赵宣孟子将上之绛(8),见骫桑之下有饿人卧不能起者(9),宣孟止车,为之下食(10),蠲而餔之(11),再咽而后能视(12)。宣孟问之曰:女何为而饿若是?对曰:臣宦於绛(13),归而粮绝,羞行乞而憎自取(14),故至於此。宣孟与脯二朐(15),拜受而弗敢食也。问其故,对曰:臣有老母,将以遗之。宣孟曰:斯食之,吾更与女。(16) 乃复赐之脯二束(17),与钱百,而遂去之。

处二年,晋灵公欲杀宣孟(18),伏士於房中以待之(19),因发酒於宣孟(20)。宣孟知之,中饮而出。灵公令房中之士疾追而杀之。一人追疾,先及宣孟之面,曰:嘻!君舆(21)!吾请为君反死。(22)宣孟曰:而名为谁?(23) 反走对曰:何以名为(24)?臣骫桑下之饿人也。还斗而死。宣孟遂活。

此《书》之所谓德几无小者也(25)。宣孟德一士,犹活其身,而况德万人乎?故《诗》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26)济济多士,文王以宁。人主胡可以不务哀士(27)?士其难知,唯博之为可(28)。博则无所遁矣。

(选自《吕氏春秋·报更》)

【注释】

(1)徒:同一类的人。为徒,即为伴,为伍。(2)赵宣孟:即赵盾,谥号宣子。春秋时晋国正卿。(3)周昭文君:东周第二任国君,十分爱惜人才,行德政,威望颇高。(4)孟尝君:即田文,是齐国宰相田婴的庶子,以其机警锋利的言谈博得田婴的赏识,取得太子地位后承袭了田婴的封爵。(5)免身:脱身免祸。(6)由:原因,途径,办法。(7)堪士:高士,贤能之士。骄恣(zì):骄横放肆(8)去;到。绛(Jiàng):晋国国都,今平阳绛邑县。(9) (wěi):弯曲。,古字。通。委顿,衰败。(10)下食:准备食物。以菜肴佐食。(11) 蠲(juān):通。择取。餔(bū):吃。喂食。(12)再咽:咽下两口。再,两次。(13)臣:古时对奴隶的称谓。男曰臣,女曰妾。宦:古指奴仆。(14)取:指私自窃取,夺取。(15)脯():熟肉,干肉,果脯。朐(q):卷缩的肉干。(16)斯:斯,此也。《尔雅·释诂》。古同,尽。(17)束:小捆。(18) 晋灵公:名夷皋,文公之孙,襄公之子。却成了晋国的暴君。宠任屠岸贾,荒淫无道,以重税来满足奢侈的生活,致使民不聊生。赵盾多次劝谏,使晋灵公怀恨在心,多次设计杀害赵盾。(19)伏士:埋伏武士。(20)因:于是。发酒:发犹致也,给予。《玉篇》进也,行也。斟酒劝饮曰进酒;监酒,在席间主持饮酒曰行酒。 (21)( ):车厢,也指轿子。(22) 反:通,返回。(23) 而:你。(24)为:句末语气词,表示疑问或反诘(25) 德:犹恩惠。几,微也《说文》。

(26)盾牌和城墙,比喻捍卫国家的将士。(27)哀:怜也,爱也。(28)博:广泛,换取。

【解读】

      一个国家虽小,粮食足以供养天下贤人,车辆足以乘坐天下贤人,财物足以礼遇天下贤人。与天下贤人为伍,这就是文王之所以能称王的原因啊!如今虽然未能称王,用以安定天下,不也更容易了吗?这就是赵宣孟之所以免遭晋灵公杀害、周昭文君之所以能盛名显扬、孟尝君之所以能退荆兵的原因。古代能立大功与安定国家脱身免祸的,没有别的办法,必然是通过与贤人为伍这个途径。贤能之士,不可用骄横放肆的方法,使他们屈服。
     从前,赵宣孟要到国都绛城去,看见衰败的桑树下有个叫灵辄的人,饿得倒在地上起不来,宣孟停下车,为他准备食物,挑选着喂他,咽下两口才睁开眼睛能看见东西。宣孟问他:你为何饿成这样?灵辄回答说:我在绛城做奴仆,回来的路上干粮吃完了,由于羞于向人乞讨,又憎恨私自夺取别人的食物,所以才落到这种地步。宣孟给他一些熟肉果脯和两块卷缩的肉干,灵辄拜谢接受但不敢吃。问他为什么不吃,他回答说:奴臣家有老母,我要带回去给她尝尝。宣孟说:这些你都吃了吧,我再给你准备一份带回家。于是又给他两小捆干肉,一百枚钱,才离开他。后来灵辄做了晋灵公的武士。

过了两年,晋灵公又要杀害宣孟,请宣孟进宫饮酒,在房中埋伏武士等待赵宣孟到来,打算在宴席上杀掉他,于是席间频频向宣孟斟酒劝饮。宣孟看出了酒宴中暗藏杀机,饮到半途就离席逃跑了。灵公令房中的伏兵疾速追杀。灵辄一人跑得最快,追赶到宣孟面前,说:唉!您赶快上车吧!我愿为您拼死杀回去抵挡那些追兵。宣孟说:你叫什么名字?灵辄转身往回跑,一边回答说:何必要问我的名字呢?我是在衰败的桑树下那个饿人。灵辄孤身返回英勇奋战死得悲壮。宣孟终于得以活命。

这就是尚书上所说的恩惠虽然微薄,没有大小之分。宣孟施恩惠于一个普通士兵,尚且能使自己活命,更何况施恩惠于万民呢?

所以《诗经·周南·免罝》里说:雄赳赳的武士,是公侯们捍卫疆土保卫政权的盾牌与城墙。《诗经·大雅·文王》里说:人才济济,文王安宁。作为一个人主,怎么可以不致力于爱惜人才呢?真正有才干的人难于被人理解,只有懂得爱惜人才,博得充分信任他们才可能得到人才。博得他们的充分信任,士人就不会去过那种避世隐居的生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