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人物志》  

2016-02-29 13:42:49|  分类: 闲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观第九

【原文】-1

   一曰观其夺救[1],以明间杂。二曰观其感变[2],以审常度。三曰观其至质,以知其名[3]。四曰观其所由[4],以辨依似[5]。五曰观其爱敬,以知通塞。六曰观其情机[6],以辨恕惑[7]。七曰观其所短,以知所长。八曰观其聪明,以知所达。

【注释】

[1]夺救:夺是取利,救是利人。[2]感变:受到影响而引起的反应变化。[3]名:著名的功业。[4]所由:经历。[5]依:模仿。似,类也。—《广雅》。[6]情:心理状态,情绪。机:变化。发动,发生。[7]恕:宽恕。

【解读】


怎样根据不同的表现,观察一个人的本质呢?一是观察取利与利人,以了解他错综复杂的心境。二是观察受到影响而引起的反应变化,以便知道他正常的内心世界。三是观察最佳的品质,用以知道他成名的功业。四是观察做事的经过,以辨别是否模仿同类。五是观察喜爱敬重的人,用以知道境遇的顺逆。六是观察情绪变化,了解他的胸襟,判别能否宽容别人的惑疑误解。七是观察他的短处,借以知道长处。八是观察他的见闻智慧,借以了解心中明白的道理。

【原文】-2

何谓观其夺救,以明间杂?
    夫质有至有违,若至胜违,则恶情夺正,若然而不然[1]。  故仁出于慈[2],有慈而不仁者; 仁必有恤,有仁而不恤者;厉必有刚[3],有厉而不刚者。若夫见可怜则流涕[4],将分与则吝啬,是慈而不仁者。睹危急则恻隐[5],将赴救则畏患,是仁而不恤者。处虚义则色厉[6],顾利欲则内荏[7],是厉而不刚者。然而慈而不仁者,则吝夺之也。仁而不恤者,则惧夺之也。厉而不刚者,则欲夺之也。
  故曰:慈不能胜吝,无必其能仁也;仁不能胜惧,无必其能恤也;厉不能胜欲,无必其能刚也。是故,不仁之质胜,则伎力为害器;贪悖之性胜,则彊猛为祸梯。亦有善情救恶,不至为害;爱惠分笃,虽傲狎不离[8];助善者明[9],虽疾恶无害也;救济过厚[10],虽取人不贪也[11]。是故,观其夺救,而明间杂之情,可得知也。

【注释】

[1]若然:如此。[2]慈:有助人之心曰慈。[3]厉:严肃。[4]若夫:至于。将:请求。[5]睹(dǔ):看见。[6]处:对待。色厉:外表强硬。色:外表,神态。[7]内荏(rěn):内心虚弱。[8]狎(xiá):亲近而不庄重,狎侮(轻视;忽视)。离,犹过也,猎也(践踏,夺取)。[9]明:强盛,旺盛。[10]厚:多,重。[11]取人:选择人。

【解读】

为什么观察人取利与利人,就能了解他错综复杂的心境呢?因为人的本性,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善恶是以是否利人损人为标准评判来的,而且此消彼长。如果恶的一面战胜善的一面,那么恶念就会改变善念,使人时好时恶反复不定。所以,仁的核心是指人与人相互亲爱,孔子把仁作为最高的道德标准,相互亲爱出于慈悲为怀的助人之心,但有的人虽有助人之心,却无仁爱之举;仁爱必有同情救济之心,也有仁而不同情施救的人;严肃必有刚正,也有严肃而不刚正的人。

至于见有值得怜悯的人,就流下同情的眼泪,但真正有人请求分给一点财物时,又小气吝啬,这就是慈而不仁。看见别人有危险急难,就对别人的不幸表示同情,但确实有人请求前往救援时,又畏患惧祸,这就是仁而不恤。虚情假义讲大道理时,慷慨激昂神情严肃,一旦顾及自己的利欲时,又变得内心虚弱,这就是严肃而不刚正。

从另一方面来说,慈而不仁,是小气吝啬占了上风。仁而不恤,是畏惧之心占了上风。严肃而不刚正,是利欲之心占了上风。

所以说:慈不能胜吝,就不一定会讲仁义;仁不能胜惧,不一定能体恤别人;厉不能胜欲,不一定能刚正。因此,不仁的品性占优势,技能与勇力就成了危害他人的利器;贪婪背理的品性占优势,强劲威猛反而成为招致祸患的阶梯。也有善意真情救助恶人,从此不再为害他人;对平生结交情分深厚的人加以关爱给予恩惠,虽然对人有时怠慢有时亲近也不为大过;为了帮助善良的人明辨是非,虽极端痛恨恶人坏事也没有妨害;救济过多而能力有限,虽选择救济急需救济的人,也不是爱惜钱财。所以,观察一个人的取利与利人,就可得知他错综复杂的心境。

【原文】-3

何谓观其感变,以审常度[1]?
  夫人厚貌深情,将欲求之,必观其辞旨,察其应赞。夫观其辞旨,犹听音之善丑;察其应赞,犹视智之能否也[2]。故观辞察应,足以互相别识。然则:论显扬正[3],白也[4];不善言应,玄也[5];经纬玄白[6],通也;移易无正,杂也;先识未然,圣也;追思玄事,叡也[7];见事过人,明也;以明为晦,智也;微忽必识,妙也;美妙不昧,疏也;测之益深,实也;假合炫耀[9],虚也;自见其美,不足也;不伐其能,有余也。
  故曰:凡事不度[10],必有其故:忧患之色,乏而且荒[11];疾疢之色,乱而垢杂[12];喜色,愉然以怿;愠色[13],厉然以扬;妒惑之色,冒昧无常;

及其动作,盖并言辞[14]。是故,其言甚怿,而精色不从者[15],中有违也;其言有违,而精色可信者,辞不敏也[16];言未发而怒色先见者,意愤溢也;言将发而怒气送之者,彊所不然也。
  凡此之类,征见于外,不可奄违[18],虽欲违之,精色不从,感愕以明[19],虽变可知。是故,观其感变,而常度之情可知。

【注释】

[1]常度:对待事物的基本态度。[2]应赞:应对策略。能否(pǐ):高超或鄙陋。[3]扬:表达。正:准确。[4]白:这里指洁白明静的心。[5]玄:难以捉摸。[6]经纬:指交织。[7]叡(ruì):同“睿”。[8]疏:疏,阔也。—《玉篇》。疏,通也。—《说文》。[9]合:《广韵》合,集也。[10] 常度:常规。[11]色:外表。乏:不正。荒:《集韵》同慌。[12]疢(chèn):痛苦。垢:耻辱。[13] 愠(yùn):愠,怒也。—《说文》。[14]盖:胜过。并:全。[15]精:细微。[16]敏:达也。[17]送:消失。[18]奄:《正韵》久观也。[19]感愕:表现出来的惊讶神态

【解读】

为什么观察一个人思想感情的变化,就能知道他对待事物的基本态度呢?

人的外貌看似厚道,内心却不可捉摸。如果想要探求人的内心世界,必须观察语言表达的含义,观察他的应对策略。观察语言表达的含义,犹如听音乐,可引起喜悦或反感;观察应对,还能看见智慧高超或鄙陋。所以,观察言辞与应对,足以互相别识。

那么,论点显明而旨意表达准确,这就是光明磊落的心;不善言辞应对而沉默寡言,就是难以捉摸的心;能够看清难以捉摸与光明磊落相交织的人心,就能通达人心了;游移变化没有标准,就是内心紊乱的人;能够预先知道未表露出来的心迹,就是圣哲之人;追寻思考神奇深奥的事理,为睿智之人;见事过人,为聪明之人;内心明慧外表含蓄,为大智若愚之人;能洞察细微,为高明的人;心灵美好精纯微妙而不含糊隐晦,是胸襟开阔个性爽朗的人;料想越深,是善于验证富有成果的人;假话连篇炫耀张扬,是虚伪之人;自我美化,是有缺陷的人;不夸耀自我的才能,是才能有余的人。
  所以说:凡事不合常规,必有意外的原因:有忧虑祸患的表现,神色不正而且迷乱慌张;伤心痛苦,就会表现出心思紊乱如同含耻受辱;喜形于色,是愉悦而心旷神怡的表现;怨怒的神色,就会高声怒吼而情绪激昂;嫉妒疑惑,就会表现出鲁莽轻率变化不定。

探求人的内心世界,还要兼以行为举止,胜过全凭言辞。那是因为,说话轻松愉快,而细微变化的神色,表明并不顺心适意,其实内心恰恰相反;话说与内心背离,而细微变化的神色向别人表明话说可信,必然词不达意;话没说出口先见满脸怒容,那是内心充满了愤恨;话刚说出口而怒气随着消失,那是强压怒火。
  凡此迹象见于外,不可能与内心长久背离,虽想要掩饰,细微的神色变化也不会从心所欲,惊讶的神态表现,即使千变万化,也可由外而知内。所以,观察观察一个人思想感情受到影响而引起反应变化,就能知道他对待事物的基本态度。

【原文】-4

何谓观其至质,以知其名?凡偏材之性,二至以上,则至质相发,而令名生矣[1]。是故骨直气清[2],则休名生焉[3];气清力劲,则烈名生焉;劲智精理,则能名生焉;智直强悫[4],则任名生焉[5]。集于端质,则令德济焉;加之学,则文理灼焉[6]。是故观其所至之多少,而异名之所生可知也。

【注释】

[1]令名:好的名声。令:美好,善。[2]骨直:骨干挺直。引申为刚强而果敢。[3]休:美也。[4]悫(què):谨慎。[5]任:讲信用。[6]文理:指礼仪。文采和道理。

【解读】

为什么观察一个人最佳的品质,就能知道他可能成名的功业呢?

凡偏材之人本身所具有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兼有两种以上的才能,那么最佳的品质互相促进发挥作用,就能产生好名声。

所以,刚强果敢气质高洁,美名自然而生;气质高洁力量强劲,重义轻生的威名自然而成;足智多谋知道精微的道理,能干的美名自然而生;明智公正刚强谨慎,讲信用的美名自然而生。具备多方面的最佳品质,自然成就美德;加上勤奋学习,文采和道理自然耀眼。因此,观察一个人有哪些最佳的品质,突出的名声为何能自然产生,也就一目了然了。

【原文】-5

何谓观其所由,以辨依似[1]?夫纯讦性违,不能公正;依讦似直[2],以讦讦善;纯宕似流[3],不能通道;依宕似通,行傲过节[4]。故曰:直者亦讦,讦者亦讦,其讦则同,其所以为讦则异。通者亦宕,宕者亦宕,其所以为宕则异。

然则何以别之?直而能温者[5],德也;直而好讦者,偏也;讦而不直者,依也[6]。道而能节者[7],通也;通而时过者,偏也;宕而不节者,依也;偏之与依,志同质违,所谓似是而非也。

是故,轻诺似烈而寡信,多易似能而无效,进锐似精而去速,诃者似察而事烦[8],讦施似惠而无成[9],面从似忠而退违,此似是而非者也。

亦有似非而是者,大权似奸而有功,大智似愚而内明,博爱似虚而实厚,正言似讦而情忠。

夫察似明非,御情之反;有似理讼[9],其实难别也。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得其实?故听言信貌,或失其真;诡情御反,或失其贤;贤否之察,实在所依。是故观其所依,而似类之质,可知也。

【注释】                  

[1]依似:指表里如一。依,通“隐”。深藏。似:同类。讦(jié):《广韵》持人短也。揭发暴露。又音(jì):《集韵》直言也。[2]直:伸也。又殖也,树立,立。[3]宕(dàng):引申为空旷或昏暗。迟钝昏昧。流:通摎(jiū)。求取,传播。[4]过节:超过限度。[5]温:性纯粹曰温。[6]依:宽恕。依仗。[7]道:方法。[8]诃(hē):同“呵”。 发怒喝斥。[9]讦施:诡诈虚伪的施与。[10]有:通‘友’。相亲,友爱。

【解读】

为什么观察一个人的经历,就能辨别是否表里如一呢?

完全靠揭人短处,以显示自己才智出众,而本身所具有的能力又有差距,不可能达到公正可信;靠着贬低别人,似乎才能伸展自己,所以直言不讳地攻击别人的特长;完全迟钝昏昧,却如同自己寻找到了真理,实际不能通晓事理;将迟钝昏昧奉为通晓事理,就会行事高傲超过限度。 

所以说:正直敢言的人揭人之短,专门揭人之短的人也揭人之短,但揭短相同,目的却不同。通晓事理的人会犯错误,迟钝昏昧的人也会有过错,出错的原因也不同。

那么,如何区别呢?正直敢言的人,揭短的用意纯正不杂,是为了开展批评与人为善;正直敢言的人,喜欢标新立异而揭人之短,那就是偏颇任性了;开展批评不直言要害,那是避重就轻隐瞒错误;方法得当而有礼有节,就能相互沟通交往;过从甚密,就会偏袒私情;有过错不节制,那是有恃无恐宽恕过失;偏袒私情与宽恕过失,意愿相同而本质不同,所以,两者表面上相似,实际上不一样。

因此,轻易许下的诺言,看似慷慨激烈实际少有信用。行事多变看似能干,却没有效果。急于求进看似用功精深,往往后退也快。发怒喝斥严厉责问,看似精明,反而会把事情搞乱。诡诈虚伪的施与,看似深厚的恩惠,实际上一事无成。当面顺从看似忠诚,离开就怨恨。这就是好像是对的,实际上不对。

也有看起来与常识相矛盾,事实上却可能是正确的。大用权谋看似邪恶奸诈而有功;大智若愚而内心精明;无私大爱看似虚情假意,而实惠丰厚;正直的话看似揭人之短,而内心忠诚。

虽然为人精明能辨明是非,掌管事务却不合情理。人情友爱看似辨理争讼,其实难分难舍。

不是天下精妙绝伦的人,怎么能得到实情呢?所以,听说话相信外貌,有时会失真;人性中的情感变化多端,把握不当,可能失去贤才;观察贤良与否,要按照具体情况作为依据。所以,观察不同人才的依据,相似的品质,就可以知道了。

【原文】-6

何谓观其爱敬,以知通塞[1]?盖人道之极,莫过爱敬。是故,《孝经》以爱为至德,以敬为要道;《易》以感为德,以谦为道;《老子》以无为德,以虚为道[2];《礼》以敬为本;《乐》以爱为主。然则人情之质,有爱敬之诚,则与道德同体;动获人心,而道无不通也。然爱不可少於敬,少於敬,则廉节者归之,而众人不与。爱多於敬,则虽廉节者不悦,而爱节者死之。何则?敬之为道也,严而相离,其势难久;爱之为道也,情亲意厚,深而感物。是故,观其爱敬之诚,而通塞之理,可得而知也。

【注释】

[1]通塞:境遇之顺逆。[2]无、虚:指道家思想。无,即无为。顺应自然。虚,即恬淡寡欲。

【解读】

为什么观察喜爱敬重的人,就可以知道境遇的顺逆呢?

能促使个人的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莫过于喜爱敬重别人。所以,《孝经》以爱为最高的道德,以敬为重要的道理;《易经》以人与自然万物同类相通相互感应为德,以谦逊恭谨为道;《老子》以顺应自然为德,以恬淡寡欲为道;《礼记》以恭敬有礼为本;《乐经》以泛爱众人为主。

那么,人情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结成的一种社会互补关系,有相互喜爱敬重的真心,就会用道德维系成为一个情趣相同心心相印的群体;行为举动获得人心,做事就会畅通无阻。然而友爱不可少於敬重,友爱少於敬重,能让清廉有节的人趋向一体,而大多数人不愿跟随。友爱多於敬重,虽清廉有节的人不悦,而仁爱有节的人却实心实意。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心存敬畏视之高远,庄重威严的样子造成彼此间的距离,这种关系难以持久;以友爱为基础,情亲意厚,深而感人。所以,观察对人出自真心的喜爱敬重,境遇的顺逆,就可以知道了。

【原文】-7

何谓观其情机,以辨恕惑[1]?

夫人之情有六机:杼其所欲则喜[2];不杼其所能则怨;以自伐历之则恶;以谦损下之则悦;驳其所乏则婟;以恶犯婟则妒。此人情之六机也。

夫人情莫不欲遂其志。故烈士乐奋力之功;善士乐督政之训;能士乐治乱之事;术士乐计策之谋;辩士乐陵讯之辞[5];贪者乐货财之积;幸者乐权势之尤[6]。苟赞其志,则莫不欣然,是所谓杼其所欲则喜也。若不杼其所能,则不获其志,不获其志则戚。是故,功力不建,则烈士奋;德行不训,则正人哀;政乱不治,则能者叹;敌未能弭,则术人思[7];货财不积,则贪者忧;权势不尤,则幸者悲。是所谓不杼其能则怨也。

人情莫不欲处前,故恶人之自伐。自伐皆欲胜之类。是故,自伐其善,则莫不恶也。是所谓自伐历之则恶也[8]。人情皆欲求胜,故悦人之谦,谦所以下之,下有推与之意。是故,人无贤愚,接之以谦,则无不色怿,是所谓以谦下之则悦也。

人情皆欲掩其所短,见其所长。是故,人驳其所短,似若物冒之[9],是所谓驳其所乏则婟也。

人情陵上者也。陵犯其所恶,虽见憎,未害也。若以长驳短,是所谓以恶犯婟,则妒恶生矣。

凡此六机,其归皆欲处上。 
  是以君子接物[10],犯而不校[11],不校则无不敬下,所以避其害也。小人则不然,既不见机,而欲人之顺己。 
以佯爱敬为见异,以遇邀会为轻。 苟犯其机,则深以为怨。 
  是故,观其情机,而贤鄙之志可得而知也。 

【注释】

[1]机:变化,先兆。又通“异”。特殊的。[2]杼(zhù):织布机上的梭子。指织造。杼,作也。这里指实现。抒发,表达。[3]乏:无能,无用。婟(hù):古同“嫭(hù)”,忌恨。[4]犯:至,到。[5]陵:超越;压倒。[6]幸:受宠的人。尤:犹更,格外。[7]弭(mǐ):消除。[8]历:流露,触犯。接:靠近,交往,接触。[9]物:别人。[10]接物:交往,交际。[11]校:计较。[12]见异:特殊看待。

【解读】

为什么观察一个人的情绪变化,就能了解他的胸襟,判别能否宽容别人的惑疑误解呢?

人的情感有六变: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高兴;才能得不到发挥就抱怨;夸耀自己的过去,必定有不良的用意;因为别人谦让损己,甘居人下,就内心愉悦;批评自己技艺不高就忌恨;从厌恶到忌恨就会进而产生嫉妒。这就是人的六种情感变化。

  人的情感莫不希望实现自己的愿望。所以,有壮烈志向的人,乐于发奋图强去建功立业;慈善有德的人,喜欢督察治理国家的法则;有才能的人,喜欢治理混乱的局面;谋士喜欢寻求最佳的计策;能言善辨的人,喜欢盛气凌人质问别人的言辞;贪婪的人喜欢货财的积蓄;受宠的人乐于权势更大。假如别人称赞自己的志向,莫不欣然悦色,这就是所谓愿望得到实现就高兴。若才能得不到发挥,就是不得志,不得志就悲戚忧愁。因此,不能建功,有壮烈志向的人,就会情绪高昂;德行不能用以教诲开导于人,品行端正的人就会悲哀不已;要是政局动荡不能治理,有才能的人就会哀叹;敌人未能消除,谋士就会日夜牵挂;货财不积,贪婪的人就会发愁;权势不更大,受宠的人就会悲痛惋惜。这就是所谓条件具备不能发挥作用就抱怨。

人之常情莫不想置身众人之前,所以讨厌别人自吹自擂。自吹自擂都想胜过同类。因此,喜欢夸耀自己优点的人,莫不让人讨厌。这就是所谓自夸的流露,就会让人讨厌。

人之常情都希望求胜,因此喜欢别人谦逊,谦逊就能退让,退让有推辞给予的意思。所以,人不分贤愚,接触时谦逊地交往,无不喜形于色。这就是所谓别人谦逊退让就喜悦。

人之常情都想掩饰自己的短处,表现自己的长处。所以,别人批评他的缺点错误,就像别人冒犯他。这就是所谓批评技艺不高就忌恨。

人之常情都想掩饰自己的短处,表现自己的长处。所以,别人批评他的缺点错误,就像别人冒犯他。这就是所谓批评技艺不高就忌恨。

人之常情都想凌驾于他人之上。凌驾于他人之上,犯了别人的忌讳,虽被人厌恶,未害及其他。若以自己之长责难别人之短,这就是所谓犯了别人的忌讳招致忌恨,嫉妒和厌恶都产生了。

凡此六种情绪变化,都归结于希望处于众人之上。

所以,君子交往,违逆而不计较,不计较就不会不尊重地位低的人,所以能够避害。小人就不是这样,既不看别人情绪变化,总希望别人顺从自己。别人假装友爱敬重,还以为是对自己特殊看待,相逢时才邀请聚会,就以为是轻视自己,如果违逆自己的情感,就深深地怨恨。

所以,观察情绪变化,贤良与鄙俗的内心就可以了解了。

【原文】-8

何谓观其所短,以知所长?

夫偏材之人,皆有所短。故直之失也,讦;刚之失也,厉[1];和之失也,软;介之失也,拘[2]。

夫直者不讦,无以成其直,既悦其直,不可非其讦,讦也者,直之征也。刚者不厉,无以济其刚,既悦其刚,不可非其厉,厉也者,刚之征也。和者不软,无以保其和,既悦其和,不可非其懦,软也者,和之征也。介者不拘,无以守其介,既悦其介,不可非其拘,拘也者,介之征也。然有短者,未必能长也;有长者,必以短为征[3]。是故,观其征之短,而其材之所长可知也。

【注释】

[1]厉:威严不随和。[2]介:耿直孤傲。拘:拘泥。不变通。[3]征:验证,求取。

【解读】

为什么观察一个人的短处,就能了解他的长处呢?

偏材之人,都有他的短处。所以,直来直去不绕弯子的短处,就是直言无讳;刚强正直的短处就是威严不随和;随和的短处就是容易被感动而动摇,喜欢无原则地调和折中;耿直孤傲的短处是固执而不知变通。

凡心直口快的人,不直言无讳,就不成其为直率了,既然从心里佩服直来直去不转弯抹角,那就不可能不直言无讳了。直言无讳,是直率的特征。刚强的人不威严,就无以成其刚强,既从心里佩服刚强正直,就不可能不威严,所以威严是刚强正直的特征。随和而不顺从人意,就无以保持随和,既喜欢顺从人意,就不可能不柔顺,所以柔顺,是随和不争的特征。坚贞正直的人不固执拘泥,就无从保持坚贞正直,既欣赏坚贞正直,就不可能违背固执拘泥,固执拘泥,是坚贞正直的特征。

然而人有短处,未必能有长处;有长处,必定可以用短处来验证。所以,观察表露出来的短处的特征,人材的长处就可以知道了。

【原文】-9

何谓观其聪明,以知所达?夫仁者德之基也,义者德之节也[1],礼者德之文也[2],信者德之固也[3],智者德之帅也。夫智出于明,明之于人,犹昼之待白日[5],夜之待烛火,其明益盛者,所见及远,及远之明,难。

是故,守业勤学,未必及材;材艺精巧,未必及理;理义辩给[5],未必及智;智能经事[6],未必及道;道思玄远[7],然后乃周。是谓,学不及材,材不及理,理不及智,智不及道。道也者,回覆变通。是故,别而论之,各自独行,则仁为胜;合而俱用,则明为将。故以明将仁,则无不怀[8];以明将义,则无不胜;以明将理,则无不通。

然则,苟无聪明,无以能遂。故好声而实不充则恢[9],好辩而理不至则烦,好法而思不深则刻[10],好术而计不足则伪。是故,钧材而好学[11],明者为师;比力而争[12],智者为雄;等德而齐,达者称圣。圣之为称,明智之极名也。是以,观其聪明,而所达之材可知也。

【注释】

[1]节:关键。[2]文:犹美善也,饰也。外表形式。[3]固:本,中心。[4]待:《声类》时、持、待,同音同义。[5]辩给:泛指雄辩。[6]经事:治理世务。顶用 。[7]玄远:玄妙幽远。[8]不怀:不爱。[9]恢:浮夸。[10]刻:严酷,伤害。[11]钧材:同样的资质。钧,通“均”。相同;相等。[12]比:等同,接近。[12]齐:《正韵》无偏颇也。完备。

【解读】

为什么观察一个人的聪明智慧,就能了解他的见识高远呢?因为仁是德的基础,义是德的关键,礼是德的外表形式,诚信是德的中心,智慧是德的统帅。智慧出于聪明,聪明对人的重要,就像白天的太阳,夜晚的烛火,人越聪明,越有远见卓识。有远见卓识,是很难做到的。

所以,守业勤学,未必能成才;才艺精巧,未必能通情达理;理义的分析巧辩让人心悦诚服,未必有智慧;智能治理世务,未必比得上有道;道的思想微妙深远,然后才能完美。因此说,学未必能成才,才艺精巧比不上通情达理,通情达理比不上足智多谋,足智多谋比不上道。道,曲折反复千变万化。

所以,分别衡量各自独特的德行,仁是最重要的;各种才能综合起来全都发挥作用,那么聪明就是将领。所以聪明指挥仁,就无不爱;以聪明统领义,就无不胜;以聪明领会理,就无不通。

那么,如果没有聪明,就没有什么事能成功。所以喜欢名声显赫而名不副实,就会浮夸荒诞,喜欢辩是非论得失而推理思维的能力达不到,就会琐言饰辞而不实用,喜欢刑律而考虑斟酌不周详,就会严酷伤人,喜欢权术而计谋不足,就会欺巧伪诈。

所以,同样的资质并专心好学,聪明的人就能成为老师;力量接近而相争,智者为雄;品德相等而完备,就是天下公认的称圣人。称为圣人,是聪明智慧达到极致的称号。所以,观其聪明智慧,可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才就可知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