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吕氏春秋》  

2016-02-04 10:35:20|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二. 知百官之要 事省而国治

【原文】

明君者,非遍见万物也,明於人主之所执也(1)。有术之主者,非一自行之也(2),知百官之要也(3)。知百官之要,故事省而国治也。明於人主之所执,故权专而奸止(4)。奸止则说者不来,而情谕矣(5)。情者不饰,而事实见矣。此谓之至治。
  至治之世,民不好空言虚辞,不好淫学流说(6)。贤不肖各反其质,行其情(7),不雕其素(8),蒙厚纯朴(9),以事其上。若此则工拙愚智勇惧可得以故易官(10),易官则各当其任矣。故有职者安其职,不听其议;无职者责其实(12),以验其辞。此二者审(13),则无用之言不入於朝矣。君服性命之情(14),去爱恶之心,用虚无为本,以听有用之言,谓之朝(15)。凡朝也者,相与召理义也,相与植法则也(16)。上服性命之情,则理义之士至矣,法则之用植矣(17),枉辟邪挠之人退矣(18),贪得伪诈之曹远矣(19)。故治天下之要,存乎除奸;除奸之要,存乎治官;治官之要,存乎治道(20);治道之要,存乎知性命(21)。

故子华子曰(22):“厚而不博,敬守一事,正性是喜(23)。群众不周(24),而务成一能(25)。尽能既成,四夷乃平(26)。唯彼天符,不周而周(27)。此神农之所以长,而尧舜之所以章也。”
  人主之患,必在任人而不能用之(28),用之而与不知者议之也(29)。绝江者托於船(30),致远者托於骥(31),霸王者托於贤。伊尹、吕尚、管夷吾、百里奚,此霸王者之船骥也。释父兄与子弟(32),非疏之也;任庖人钓者与仇人仆虏(33),非阿之也(34)。持社稷立功名之道,不得不然也。犹大匠之为宫室也,量小大而知材木矣,訾功丈而知人数矣(35)。故小臣、吕尚听(36),而天下知殷、周之王也;管夷吾、百里奚听,而天下知齐、秦之霸也。岂特骥远哉?
  夫成王霸者固有人,亡国者亦有人。桀用干辛,纣用恶来,宋用唐鞅,齐用苏秦,而天下知其亡。非其人而欲有功,譬之若夏至之日而欲夜之长也,射鱼指天而欲发之当也。舜、禹犹若困。而况俗主乎?

(选自《吕氏春秋·知度》)

【注释】

(1)执:执掌,操持。(2) 自行:自己处理。(3)要:管理约束。(4)专:集中。(5)情,实也。(5)谕:古同“喻”,明白,理解。(6)淫学:不合正道的学术。流说:没有根据的话。(7)行:流露。情:喜怒哀乐谓之情。(8)雕:造作夸饰。素:天然的本色。(9)蒙厚:忠厚。蒙与厚同义。(10) 工拙(zhuō):犹言优劣。(11)易:作“移”义。易官,即升迁。(12)责:要求,责成,指定。(13)审:审察辨别。(14)服:铭记,致力,顺从。(14)虚无:清静无欲。(15)朝:这里指接受朝见和处理政事。(16)相与:共同。召:《说文》评也。植:确立,制定。(17)用:功能。(18)枉辟:品行不端。邪挠:心术不正。退:改悔,离去。(19)曹:群也,辈也。近于现代汉语中的“们”。(19)存乎:全在于。(20)治道:治理国家的方针、政策、措施等。(21)性命:人的本性与天地之理。(22)子华子:春秋时期哲学家,与孔子同时代,晋国人,思想接近道家。(23) 正性:自然的禀性;纯正的禀性。(24)群众:指聚合在一起的人。周:紧密,亲密,熟悉而情深。(25)一能:专一之能。(26)四夷:是古代华夏族对四方少数民族的统称,指东夷、西戎、南蛮、北狄。(27)周:亲密,关照。(28)任人:委人以官职。(29)知:主管,执掌。(30)绝:横渡。托:凭借;依靠。(31)骥(jì):好马。(32)释:放弃,不任用。(33)庖(páo)人:指伊尹,汤商的大臣,曾为厨师。钓者:指吕尚,太公望,周初辅助周王打天下。又名姜尚,因曾钓于渭水故称。仇人:指管夷吾,就是管仲,曾箭射齐桓公。仆虏:百里奚,春秋时候秦穆公的贤相,曾为仆虏。(34)阿:迎合;偏袒。(35)訾(zǐ):估量。功:土木营造之事。丈:长度和面积。(36)小臣:古书中称商汤之辅臣伊尹为小臣。听:治理,管理或执掌政务。(37)

【解读】

英明的君主,虽有雄才大略,也不能遍见万物,只要明白君主应该操持的国家大事就行了。有谋略的君主,不会凡事都亲历亲为,而是要知道对百官的管理约束。所以,既省力而且治理国家也会井井有序。明白君主应该操持的国家大事,所以才能大权集中,阻塞不正直不忠心的官吏滥用职权。堵住滥用职权的路子,搬弄是非说假话的人就不会来到身边,真情实况就能弄明白。不掩饰实情,事实真相才能显露。这就叫做最好的政治局面。
  最好的世道,民众不喜欢不实在的空言虚辞,不喜欢不合正道的学术与没有根据的言论。贤与不贤的人都恢复各自的面貌,喜怒哀乐尽情流露,不造作夸饰天然的本色,忠厚纯朴,以侍奉君上。这样,无论灵巧笨拙、愚蠢聪明、勇敢懦弱的人,都可因此而调整升迁,调整官爵使每个官员都担当适合的责任。所以,有官职的没有顾虑地履行职责,不听凭别人议论诽谤的摆布;无职位的可以指定去完成一些实事,以验证其说词。从这两方面审察辨别,无用之言就没法进入朝堂。

君主要不断满足人民正当的精神需求与物质需求,除却一己的爱恶之心,把清心寡欲放在首位,以便听取有用之言,这就是临朝听政。凡接受朝见和处理政事,是共同评说理义,共同建立法则。

君上顺从人民正当的精神需求与物质需求,坚持公理与正义之士就会纷至沓来,法则的功能建树完备,品行不端心术不正的人就会退避,贪财贪权虚伪巧诈之流就会远离。所以,治理天下的关键在于除奸;除奸的关键在于治官;治官的关键在于治理国家的方针、政策、措施;治理国家的方针、政策、措施的关键,在于知道人的本性与天地之理。

所以子华子说:“君主首先应该有宽厚仁爱的心性和品德,而不一定追求博闻,谨慎不懈地对待每一件事,自然的禀性最令人满意。随便聚合在一起的人不会熟悉而情深,务必修成驾驭臣下的本领。完全学到这种本领,四方就得以和好安宁。只有符合天道人情,不亲密的人也能互相关照。这就是神农之所以成为炎帝,尧舜之所以名声卓著的原因啊!”

 君主的祸患,必定是委任了官职但不使用他们,即便使用却又和不知情不主事的人去议论纷纷。渡江依靠大船,走远路依靠好马,成就霸业或王业必须依靠贤能的人。伊尹、吕尚、管夷吾、百里奚,这些人就是君王成就霸业的船和车马。不任用自己的父子兄弟,并不是有意疏远他们;任用厨师、钓鱼者和仇人、仆虏,并不是有意偏袒他们。掌控国家建立功业的途径,不得不这样。就像大工匠建造宫室,估量一下宫室的大小就知道该用什么木料,量度一下土木工程的长度和面积,就知道要用多少人工了。

因此,任用伊尹、吕尚执掌政务,天下人就知道殷、周可以在天下称王了。任用管夷吾、百里奚执掌政务,天下人就知道齐桓公、秦穆公可以在天下称霸了。这难道只是良马能够长途奔驰的功力可以相比的吗?

天下成王成霸的固然大有人在,亡国的也大有人在。夏桀任用了羊辛,商纣任用了恶来,宋国任用了唐鞅,齐国任用了苏秦,天下就知道他们要灭亡了。任用的人不恰当,要想建立功业,这就好比昼长夜短的夏至之日却想要延长黑夜一样不可能,好像对着天空放箭却想要射中水中的游鱼一样不可能。这种事情,即便是舜帝和夏禹尚且无可奈何,更何况那些凡君俗主呢?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