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吕氏春秋》  

2017-11-16 08:54:11|  分类: 《吕氏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五. 至忠之言逆耳倒心

【原文】

至忠之言逆于耳,倒于心,非贤主其孰能听之?故贤主之所说,不肖主之所诛也。人主无不恶暴劫者,而日致之,恶之何益?今有树于此(1),而欲其美也,人时灌之(2),则恶之,而日伐其根,则必无活树矣。

夫恶闻忠言,乃自伐之精(3)者也。荆庄哀王猎于云梦,射随兕(4),中之。申公子培劫王而夺之。王曰:何其暴而不敬也?命吏诛之。左右大夫皆进谏曰:子培,贤者也,又为王百倍之臣(5),此必有故,愿察之也。不出三月,子培疾而死。

荆兴师,战于两棠,大胜晋,归而赏有功者。申公子培之弟进请赏于吏曰:人之有功也于军旅,臣兄之有功也于车下。王曰:何谓也?对曰:臣之兄犯暴不敬之名,触死亡之罪于王之侧,其愚心将以忠于君王之身,而持千岁之寿也。臣之兄尝读故记曰(6)杀随兕者,不出三月。是以臣之兄惊惧而争之,故伏其罪而死。王令人发平府而视之(7),于故记果有,乃厚赏之。申公子培,其忠也可谓穆行(8)穆行之意:人知之不为劝,人不知不为沮,行无高乎此矣。

齐王疾痏(9),使人之宋迎文挚,文挚至,视王之疾,谓太子曰:王之疾必可已也。虽然,王之疾已,则必杀挚也。太子曰:何故?文挚对曰:非怒王则疾不可治,怒王则挚必死。太子顿首强请曰:苟已王之疾,臣与臣之母以死争之于王。王必幸臣与臣之母,愿先生之勿患也。文挚曰:诺。请以死为王。(10)”与太子期,而将往不当者三(11),齐王固已怒矣。文挚至,不解屦登床,履王衣,问王之疾,王怒而不与言。文挚因出辞以重怒王,王叱而起,疾乃遂已。王大怒不说,将生烹文挚。太子与王后急争之,而不能得,果以鼎生烹文挚。爨之三日三夜(12),颜色不变。文挚曰:诚欲杀我,则胡不覆之,以绝阴阳之气?王使覆之,文挚乃死。夫忠于治世易,忠于浊世难。文挚非不知活王之疾而身获死也,为太子行难,以成其义也。
(选自《吕氏春秋·至忠》)

【注释】

 (1)今:假如。(2)人时:指耕获的时令节气。(3)精:《韵会小补》巧也。又明也。(4)随兕():传说中的恶兽名。(5)百倍之臣: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弥补过失的臣子倍:。补偿损失。(6)故记:古书。(7)发:打开。平府:书库名,是楚国收藏古籍文书的地方。(8)穆:美。(9)(wěi ):疮。(10) 愿意。(11)不当者三:当:立即。三次不立即前往。(12)爨(cuàn):烧煮。

【解读】

最忠心的话听起来刺耳败坏心情。不是贤明的君王,谁能采纳呢?所以,贤明君主喜欢的,正是不肖君主口诛笔伐的。人主无不讨厌粗暴地威逼,但是自己的言行天天都招致这种情况发生,讨厌有什么作用呢?假如这里有棵树,希望它长得枝繁叶茂,就应当按照耕获的时令节气浇水培植,自己却讨厌这样做,而是每天去砍伐树根,这棵树肯定不会活下来

讨厌听取忠言,是自我阻塞视听。荆庄哀王在云梦泽打猎,射中一只恶兽申公子培抢在庄王之前夺走了恶兽。王说:怎么那样鲁莽无礼呢命令官吏杀掉申公子培。左右大夫都进谏说:子培,是贤德之人,又是对您采用各种方法弥补过失的臣子,这里面一定有原因,希望明察啊!不到三个月,子培生病而死。

后来,为争夺中原霸主,楚国举兵,与晋军在两棠交战,大胜晋军,回国后赏赐有功将士。申公子培之弟,上前向官吏请赏,说:别人在行军作战中有功,我的兄长在大王打猎的车下有功。王说:什么意思回答说:我的兄长在王面前冒着不敬的恶名,触犯死罪,但他本着愚诚之心是要忠于君王,能让王享有千岁之寿啊!臣之兄曾在读古书时杀随兕者,不到三月必死所以我的兄长惊慌恐惧,将随兕夺归已有,甘愿代王承受祸殃而王令人打开楚国收藏古籍文书的书库查看,在古书果然有记载,于是给予厚赏。申公子培,这样的忠诚可称得上美德了。这种美德的意思是不因为别人理解就受到鼓舞也不因为别人不理解就感到沮丧没有比这种德行更高尚的了

齐王身上长了疮,派人去宋国迎接名医文挚,文挚到达齐国,看了齐王的症状,告诉太子说:齐王的疮疾一定能治愈。虽然我能治愈齐王的病,一旦齐王的疾病治好,必定杀我。太子说:为什么呢?文挚回答说:激怒齐王,齐王的病就治不好,怒齐王文挚必死。太子叩头下拜极力求道假如治好父王的病,臣与臣母一定以死向父王为您争辩。父王必定高兴臣与臣母,愿先生不要担心。文挚说:好吧。我愿意不惜一死为齐王治病。文挚跟太子约定了看病的日期,三次都不立即前往,齐王本来已怒不可遏。这时文挚来到齐王身边,不脱鞋就登上病床,踩着齐王的衣服,问王的病况,齐王怒火中烧,不跟他说话。文挚便出言不逊反覆激怒齐王,齐王站起来大声呵斥,病就好了。齐王大怒不说,要活活烹死文挚。太子与王后急忙为文挚争辩也没能改变齐王的决定,真的用鼎把文挚活活煮了。文挚被烧煮了三天三夜,颜色不变。文挚说:真心要杀我,为什么不盖上盖子,以隔断阴阳之气?齐王叫人把鼎盖上,文挚才死去。尽忠在太平盛世容易做到,在乱世就很难了。文挚不是不知道治愈齐王之疾,自己得到的是必死无疑,这是为太子排扰解难,也成全了忠肝义胆的名声。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