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吕氏春秋》  

2017-12-12 15:30:54|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六. 士议不可辱

【原文】

士议之不可辱者(1),大之也。大之则尊于富贵也,利不足以虞其意矣(2)。虽名为诸侯,实有万乘,不足以挺其心矣(3)。诚辱则无为乐生。若此人也,有势则必不自私矣,处官则必不为污矣,将众则必不挠北矣(4)。忠臣亦然。苟便于主利于国,无敢辞违,杀身出生以徇之。国有士若此,则可谓有人矣。若此人者固难得,其患虽得之有不智。

吴王欲杀王子庆忌而莫之能杀,吴王患之。要离曰:“臣能之。”吴王曰:“汝恶能乎?吾尝以六马逐之江上矣,而不能及;射之矢,左右满把(5),而不能中。今汝拔剑则不能举臂,上车则不能登轼(6),汝恶能?”要离曰:“士患不勇耳,奚患于不能?王诚能助,臣请必能。”吴王曰:“诺。”明旦加要离罪焉,挚(3)执妻子,焚之而扬其灰。要离走,往见王子庆忌于卫。王子庆忌喜曰:“吴王之无道也,子之所见也,诸侯之所知也。今子得免而去之,亦善矣。”要离与王子庆忌居有间(8),谓王子庆忌曰:“吴之无道也愈甚,请与王子往夺之国。”王子庆忌曰:“善。”乃与要离俱涉于江。中江,拔剑以刺王子庆忌。王子庆忌捽之(9),投之于江,浮则又取而投之,如此者三。其卒曰:“汝天下之国士也,幸汝以成而名。”要离得不死,归于吴。吴王大说,请与分国。要离曰:“不可。臣请必死!”吴王止之,要离曰:“夫杀妻子,焚之而扬其灰,以便事也,臣以为不仁。夫为故主杀新主,臣以为不义。夫捽而浮乎江,三入三出,特王子庆忌为之赐而不杀耳(10),臣已为辱矣。夫不仁不义,又且已辱,不可以生。”吴王不能止,果伏剑而死。

要离可谓不为赏动矣,故临大利而不易其义;可谓廉矣,廉,故不以贵富而忘其辱。

卫懿公有臣曰弘演,有所于使。翟人攻卫,其民曰:“君之所予位禄者,鹤也;所贵富者,宫人也。君使宫人与鹤战,余焉能战?”遂溃而去。翟人至,及懿公于荣泽,杀之,尽食其肉,独舍其肝。弘演至,报使于肝,毕,呼天而啼,尽哀而止,曰:“臣请为襮。(11)”因自杀,先出其腹实(12),内懿公之肝(13)。桓公闻之曰:“卫之亡也,以为无道也。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于是复立卫于楚丘。弘演可谓忠矣,杀身出生以徇其君。非徒徇其君也,又令卫之宗庙复立,祭祀不绝,可谓有功矣。
  
(选自《吕氏春秋·忠廉》)

【注释】

(1):舆论,评价。辱:压制,挫伤,埋没(2)虞:古同 (3)挺:动摇。(4)挠北:败北,背离。挠:通“桡”,屈服。(5)满把:拉满弓。(6)登:超过。轼:车厢前面的扶手。(7) (zhì)捕捉,逮捕。(8)有间:不久。(9)(zuó) :揪住头发。(10)特:只,不过。之:“为”的间接宾语,代要离自己。(11)():外表。(12)腹实:腹中之物,指内脏。(13)内:同‘纳’。

【解读】

对待士人的舆论不可压制,历朝历代,士人都有一定的声望与地位他们视声望与地位高于富贵,利禄不足以取悦他们的心。虽然贵为诸侯,即便万辆兵车,不足以动摇他们志。如果压制他们的舆论会因此以生为乐。像这样的人,有势一定不会自私,做官一定不会行为不正,率领军队一定不会败逃。忠臣也是这样。假如主利国,决不会退避,而且能够舍生成仁出生入死为国献身。国家有这样的士人,就称得上有人才了。像这样的人本来就难得,就害怕得到又不知道

吴王阖闾杀了吴王僚,夺得王位。他十分惧怕吴王僚的儿子庆忌为父报仇,因此想杀掉王子庆忌。但是,还没办法能杀死他,吴王因此整日提心吊胆伍于胥向阖闾推荐了一个智勇双全的勇士,名叫要离。要离对吴王说:“我能杀掉庆忌。”吴王见要离矮小瘦弱,说:“庆忌力量过人,勇猛无畏,你怎么能杀掉他呢?我曾经乘着六匹马拉的车追赶他,直到江边,却追不上;用箭射他,左右拉满弓,却不能射中。如今我看你拔出剑不能举起手臂,上车不能超过车厢前面的扶手,你怎么能行呢?”要离说:“壮士只担忧不勇,哪里用得着担忧不能?假如吴王能助我,臣领受的任务必能完成。”吴王曰:“好吧。第二天吴王假装将离治罪捕捉杀害离的妻儿,焚烧尸体,撒掉骨灰要离逃脱去卫国见王子庆忌。王子庆忌高兴地说:“吴王无道,你亲眼见到了,诸侯也知道了。如今你能幸免于难离开了他,也算幸运了。庆忌接纳了他二人住在一起,要离成了庆忌的贴身亲信。不久,要离对王子庆忌说:“吴王无道越发厉害了,我愿意与王子回去夺取他的国家。”王子庆忌说:“好吧。”于是与要离一同乘船向吴国进发到江中,要离乘庆忌没有防备,拔剑从背后刺向王子庆忌。王子庆忌揪住要离的头发,把他投入江中,等他浮出水面,又把他抓起来投入江中,反复了三次。王子庆忌最后说:“你也是天下的国士,让你成名吧!”要离得以不死,回到吴国。庆忌因失血过多而亡。吴王大喜,愿与要离分享吴国。要离说:“不可。我情愿一死!”吴王劝阻他,要离却说:“杀妻儿,焚尸扬灰,以便于行事,臣认为这是不仁。为旧主杀新主,臣认为这是不义。被揪住头发而浮于江中,三入三出,只因王子庆忌对我开恩不杀罢了,臣已经受尽屈辱。不仁不义,又已受辱,不可以苟活在世上。”吴王劝止不住,要离最终还是拔剑自刎而死。

要离称得上不为赏赐而动心,所以面临大利而不改变自己的节义;要离称得上刚直,所以不因贵富忘记自己的耻辱。

卫懿公有个贤大夫叫弘演,很受器重在战乱前出使外国,这时翟人突然攻卫。卫懿公正要载鹤出游,听到敌军压境的消息,惊恐万状,急忙下令招兵抵抗。老百姓纷纷躲藏起来,不肯去充军。老百姓说:给予品位、供给俸禄的是鹤;给予富贵的,是负责君王养鹤训鹤的宫人。卫君就让宫人与鹤去迎战吧,我们怎么能去战斗呢?”于是尽散而逃。翟人追至荣泽,杀卫懿公,吃光他的肉,扔下他的一副肝脏   

弘演在回国途中,前往荧泽为卫懿公收尸卫懿公的肝叩拜并报告出使陈国的经过毕,向天呼号嚎啕大哭,尽哀思,说:“臣愿作为公的躯壳。”于是拉出佩剑,剖开腹部,先取出内脏,放入懿公的肝倒地死去。仆人只好把弘演的尸体当作懿公的棺材,草草掩埋。因此,弘演成为封建社会忠君的典范。

齐桓公听到这样的事,感慨不已,说:“卫国灭亡,是因为无道。当代有弘演这样的臣子,不可不让卫国生存啊!”于是在楚丘重建了卫国。

弘演可以称得上忠君了,舍生成仁出生入死为君王献身。不只君王献身,又让卫国宗庙复立,祭祀不绝,可以称得上有功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