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贞观政要》  

2017-05-04 22:21:22|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规谏太子第十二(1)

【原文】-1

贞观五年,李百药为太子右庶子,时太子承干颇留意典坟,然闲宴之后,嬉戏过度。百药作《赞道赋》以讽焉,其词曰:下臣侧闻先圣之格言,尝览载籍之遗则,伊天地之玄造,洎皇王之建国,曰人纪与人纲,资立言与立德。履之则率性成道,违之则罔念作忒。望兴废如从钧,视吉凶如纠。至乃受图膺箓,握镜君临。因万物之思化,以百姓而为心。体大仪之潜运,阅往古于来今。尽为善于乙夜,惜勤劳于寸阴。故能释层冰于瀚海,变寒谷于蹛林。总人灵以胥悦,极穹壤而怀音

【注释】
   
典坟: 三坟五典的省称。指各种古代文籍。侧闻:从旁听到。谓传闻,听说。伊:开始。洎[jì] 及,到。罔:蒙蔽,迷惑。[]《广韵》差也。钧:天、天道或自然。如:应当。纠:督察。[wèi] 饥也。受图:《尚书中候》载,河伯曾以河图授大禹,后因称帝王受命登位为受图。膺箓膺,接受,承当。箓,御制天下的凭证。握镜:手握明镜。喻帝王受天命怀大道潜运:深谋。乙夜:二更时候,约为夜间十时。[dài]即环绕的意思。胥:全,都。穹壤:天地。

【解读】

贞观五年,李百药为太子右庶子,当时太子李承乾颇为留心各种古代文籍可是悠闲安静之后,又嬉戏过度。李百药作《赞道赋》,以古来储君成败的事迹劝告太子,说:下臣听说代圣贤的格言,也曾阅读史书典籍中前代留传下来的法则。自从天地神秘地造化万物直到皇王建国立邦,靠的是做人必须遵守的法度立身处世的道德规范据此确立精要可传的见解修养完美的道德品行亲身体验,努力施行,就可以依循天性独自形自己的信念违背它就会思想迷惑行动错乱。面盛衰就应当遵循天道看待吉凶应当视察百姓困乏饥饿,救援接应这样,才能受命登位御制天下手握明镜统治万国思考问题紧随万物的变化,以百姓的愿望为行动的准则。领悟国家大法的深谋远虑探讨往古的历史对现在未来的启迪。竭力行善于日日夜夜,喜欢勤劳于分分秒秒这样才能融化北方大湖中的坚冰,变阴冷的山谷为环绕的山林。让一切生灵都悦,最远的穹壤僻地都怀念您的音容

【原文】-2

赫矣圣唐,大哉灵命;时维大始,运钟上圣。天纵皇储,固本居正;机悟宏远,神姿凝映。顾三善而必弘。祗四德而为行。每趋庭而闻礼,常问寝而资敬。奉圣训以周旋,诞天文之明命。迈观乔而望梓,即元龟与明镜。自大道云革,礼教斯起,以正君臣,以笃父子。君臣之礼,父子之亲,尽情义以兼极,谅弘道之在人。岂夏启与周诵,亦丹朱与商均。既雕且琢,温故知新。惟忠与敬,曰孝与仁。则可以下光四海,上烛三辰。

昔三王之教子,兼四时以齿学;将交发于中外,乃先之以礼乐。乐以移风易俗,礼以安上化人。非有悦于钟鼓,将宣志以和神。宁有怀于玉帛,将克己而庇身。

生于深宫之中,处于群后之上,未深思于王业,不自珍于匕鬯。谓富贵之自然,恃崇高以矜尚,必恣骄狠,动愆礼让,轻师傅而慢礼仪,狎奸谄而纵淫放。前星之耀遽隐,少阳之道斯谅。虽天下之为家,蹈夷俭之非一。或以才而见升,或见谗而受黜。足可以省厥休咎(21),观其得失。请粗略而陈之,觊披文而相质(22)

【注释】
   
钟:寄托。映:隐蔽。[zhī]《尔雅·释诂》敬也。趋庭: 指孔子之子伯鱼恭敬地快步走过庭前,去听孔子诗书礼仪后引申为晚辈接受长辈的教诲。资敬:语出《孝经.士》:"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谓用尊敬父亲的态度尊敬君王。诞:《广雅》信也。凭借,明命:受天意而即帝位。迈:《说文》远行也。观:显示。乔梓:比喻父子乔者,父道也。梓者,子道也。元龟:借指谋士。云:助词。无实在意义。革:丢掉废除。齿学指太子入学,不敢居人之前,与公卿之子依年龄大小为序,以示谦卑。发:显露,派遣。群后:公卿诸侯。匕鬯[bǐchàng]匕,勺子。,香酒。指祭祀宗庙时所用的器物。后因代指宗庙祭祀。矜尚:骄矜自大。[qiān]丧失。[xiá]亲近。前星:太子;后星,庶子。东宫。太子所居。后以指太子。谅:《说文》薄也。又通作凉。冷落。天下为家:原指将君位传给儿子,把国家当作一家所私有,后泛指处处可以成家。毁灭,俭:通“险”。(21)省:知晓。厥:《尔雅·释言》其也。休咎:吉凶。(22)[]希望得到。披:翻阅。质:评断。古同,见面礼。

【解读】

赫然耸现的圣唐,地广人众;现在正当成就天下大事的初期国家的福运寄托德智超群的人上天赋予皇位继承人的使命,就是牢固根基遵循正道;机警敏悟图高远流露于外的姿态沉着隐晦。看到口出善言、心存善念、身履善行,必须发扬光大。敬仰‘孝悌忠信’四德,并身体力行。无论何时都要接受长辈的教诲礼,长久地在父母就寝时请安问候,从而知道用尊敬父亲的态度尊敬君王按照圣人的训诫相机进退,顺承天意而即帝位远行方显示父道、遥表子道,怀念父子之间既是谋士也是明镜。自大道废除,礼仪教化兴起,以端正君臣关系,深厚父子感情。君臣之礼,父子之亲,尽情义更急切,互相谅解,尽自己的力量使道发扬光大,全在人为。不仅夏王启继承夏禹而即位天下归心;周成王即位时年幼,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代明君。也有尧帝子丹朱尊父命而让天下于舜,自己远避于房地舜的帝子商均,被认为只知道唱歌跳舞,却不会治理朝政和国家大事。所以,既要经常教诲磨练子弟又要相互勉励吸取历史经验教训,更好地认识未来。只有忠诚恭敬,才孝与仁。这就可以下光耀四海,上洞察日月星辰。

古代夏商周三代君王教子,涉及四时的特点推行政令,太子入学,不敢居人之前,与公卿之子依年龄大小为序,以示谦卑;将太子交替派往中央和地方,通过这样反复体验重视礼乐。乐用来移风易俗,礼用来安居上位教化民众重视音乐舞蹈不是为了欢乐于钟鼓,而是希望用来抒发志向与和悦心神。不能思念从中得到珍贵的玉帛,只希望用来克制和约束自己,保护身。

太子生长在深宫之中,处于公卿诸侯之上,深思帝王的基业,不自我珍惜宗庙祭祀。认为富贵天定恃崇高,傲慢自大,必然放纵骄狠,行为不知礼让,轻视师傅慢礼仪,亲近狡诈奉承,纵欲放荡太子的荣耀尽失太子的前程就会受到冷落。虽然已经确定将君位传给太子,但走向毁灭险的也不少。有的凭借才华登上太子之位有的被谗除。这就足以知晓吉凶,观其得失。百药受陛下恩典,为太子府属官,粗略述说一下历史希望太子翻阅这些浅薄文字加以评断

【原文】-3

在宗周之积德,乃执契而膺期;赖昌、发而作贰,启七百之鸿基。逮扶苏之副秦,非有亏于闻望,以长嫡之隆重,监偏师于亭障。始祸则金以寒离,厥妖则火不炎上;既树置之违道,见宗祀之遄丧

伊汉氏之长世,固明两之递作。高惑戚而宠赵,以天下而为谑。惠结皓而因良,致羽翼于寥廓。景有惭于邓子,成从理之淫虐;终生患于强吴,由发怒于争博。

彻居储两,时犹幼冲,防衰年之绝议,识亚夫之矜功,故能恢弘祖业,绍三代之遗风。据开博望,其名未融。哀时命之奇舛,遇谗贼于江充,虽备兵以诛乱,竟背义而凶终。宣嗣好儒,大猷行阐,嗟被尤于德教,美发言于忠謇。始闻道于匡、韦,终获戾于恭、显。太孙杂艺,虽异定陶,驰道不绝,抑惟小善。犹见重于通人,当传芳于前典。

中兴上嗣,明、章济济,俱达时政,咸通经礼,极至情于敬爱,惇友于兄弟,是以固东海之遗堂,因西周之继体。

五官在魏,无闻德音。或受讥于妲己,且自悦于从禽。虽才高而学富,竟取累于荒淫。暨贻厥于明皇,构崇基于三世。得秦帝之奢侈,亚汉武之才艺。遂驱役于群臣,亦无救于凋弊。

中抚宽爱,相表多奇。重桃符而致惑,纳巨鹿之明规。竟能扫江表之氛秽,举要荒而见羁

惠处东朝,察其遗迹。在圣德其如初,实御床之可惜。悼愍怀之云废,遇烈风之吹沙。尽性灵之狎艺,亦自败于凶邪。安能奉其粢盛(21),承此邦家!

【注释】
   
在:省视,观察。宗周:周王朝。执契:把握契机。[yīnɡ]期:指受天命为帝王。亭障:古代边塞要地设置的堡垒。金:喻尊贵。寒:冷落。厥:因此,于是。[chuán]遄,速也。《尔雅》。伊:发语词,无义。明两:指帝王贤能可明照四方。幼冲:年龄幼小。绍:继承。融:长久。[chuǎn]不幸。大猷:治国大道。忠謇[jiǎn]忠诚正直驰道:皇帝的专用车道。绝:穿越。上嗣君主的嫡长子。后指太子。济济:庄重恭敬五官:秦、汉時的武职官员。从禽:追逐禽兽。贻厥:传位江表:长江以南地区,从中原看,地处长江之外,故称江表。要荒:泛指远方之国。东朝:太子所居之宫,称东宫,也称东朝,因借指太子。:察也。又音载。义同。记载。[xiá]:轻视。(21)奉:拥戴。粢盛:黍稷曰粢,在器曰盛。《汉书·文帝纪》:亲率耕,以给宗庙粢盛。 

【解读】

省视周王朝积累德行以至于把握契机受天命为帝王凭借周文王姬昌周武王姬发两代明君,开启七百年伟大的基业 秦始皇长子扶苏,并非没有太子声望,还秦朝统治者中具有政治远见的人才。因是正妻所生长子,不但地位显贵,而且令人敬重推崇。他认为天下未定,百姓未安,反对实行焚书坑儒重法绳之臣等政策,因而被秦始皇贬到边塞要地设置的堡垒,作为主力军以外的军队监军。祸患由此产生,尊贵的太子被冷落而远离权力中心,才有赵高、李斯等妖邪当道,正气不能发扬;秦始皇死后,赵高等人害怕扶苏即位执政,便伪造诏书,逼令在边疆自杀,不久扶植失道之君胡亥,造成对祖宗的祭祀迅速丧失

汉氏历世久远当然是因为帝王贤能明照四方,交替兴起汉高祖受戚夫人蛊惑而宠爱其子赵王,多次想废黜太子刘盈而改立戚氏之子赵王刘如意,竟把天下大事视同儿戏。汉惠帝用张良的巧计,结交人称‘商山四皓’秦朝末年四位博士辅助太子,终于保住了太子地位,使自己羽翼丰满得以翱翔辽阔的九天。

汉景帝刘启,对文帝的孝心,比起汉文帝的男宠邓通吮疮固宠’,却大为愧恨,造成文帝对邓通放任顺从,走向淫乱暴虐;由于文帝对同姓诸侯王采取姑息政策,所以终生以强大的吴国为患。吴王世子入朝,与皇太子刘启下棋,因争棋路发生争执,皇太子发怒抓起棋盘将吴世子砸死。这使吴王刘濞大为恼火。太子刘启继位为景帝,终于爆发了以吴王为首的七个诸侯王国叛乱

汉武帝刘彻,是汉景帝废除庶长子刘荣太子位后,第二个居储君位的,当时还年龄幼小十六岁登基。他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在‘文景之治’的基础上,开创了汉武盛世的新局面,使汉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武帝晚年杀戮太过,他的余生一直在悔恨中度过。登泰山、祭祀天宫之后,在轮台宫殿里下了一道《罪己诏》,承认并改正自己的错误,获得老百姓的谅解。能看清周亚夫过于耿直,不愿做庸碌之辈,自恃有功,前有冒犯文帝之举,后有得罪梁王、窦太后、景帝之事,于是早早疏远了周亚夫。所以,武帝发扬祖业,继承三代的遗风。武帝年近而立始得子,兴奋异常,刘据一出生,武帝便命人作《皇太子赋》。并为太子博望苑供其交接宾客,于是持异端邪说的人纷纷涌进,致使太子与武帝政见不同,太子宽厚,不赞成严刑峻法穷兵黩武,众多小人趁虚而入,竞相诬陷太子,所以太子的声誉未能长久痛惜命运太不幸帝生病,遇江充制造‘巫蛊之祸’,诽谤中伤,残害良善,不仅白白死了好几万人,最后牵涉到卫皇后及太子。虽然太子发动兵马自卫诛乱,但也因违背礼仪,兵败逃亡悬梁自尽

重视吏治,认为治国之道应以霸道’与‘王道杂治,反对专儒术。石渠阁召开盛大的儒家经学会议,讲论五经同异。汉宣帝亲临会场,随时对争论的问题作出裁决。太子刘奭温柔仁慈,喜好儒术经学功底在西汉所有帝王中,可谓首屈一指。他曾经向宣帝进言持刑太深,宜用儒生,而不被宣帝喜爱宣帝甚至预言乱我家者,必太子也’。即位当年,就把儒家仁义之道作为治国礼法,广为流行大力发展。忧愁感伤德教被赞赏忠诚正直的发言。最初闻道于著名经学大师匡衡,以及通晓儒家经典的韦玄成,最终因宠信宦官弘恭、石显导致皇权式微,宦官专权,滥杀忠臣,朝政混乱,西汉由此走向衰落。成帝刘骜太孙,青年时爱读经书,喜欢文辞杂艺,广博谨慎。虽然不及元帝庶子定陶王刘康多才多艺,但有一次元帝急诏刘骜,他不敢横越皇帝专用道路,绕了一圈迟迟才面见元帝,也是一种小善。就连这样一种小事,也受到重视,被一些通达古今的史家,当作美名在前代的典籍中记载流传。足见有识之士,对帝王继承人品行的高度重视。

承续国脉使东汉重新振作的诸太子中,汉明帝刘庄及其子汉章帝,行为举止庄重恭敬,都懂得纵览全局躬亲政务,精通儒家经籍礼仪,竭尽至诚的感情敬贤爱民,为天下树立表率,最大限度地缓和社会矛盾。对兄弟宽厚友爱的光武帝嫡长子刘强,初立为太子,后多次上书,请求让位,出镇藩国。光武帝废长立幼,改封刘强为东海王,优待大封,兼食邑鲁郡,宫室礼乐,事事与众不同。刘强去世前,上书让还东海郡。刘强病逝,子刘政袭王位,淫欲薄行,鲁相奏请诛刘政。明帝下诏削去薛县,保住东海王留下的宫室,并沿用西周嫡子继承帝位的制度。因此,东汉一朝也被后世史家推崇为中国历史上风化最美、儒学最盛的时代。

东汉末年,五官中郎将曹丕被立为魏王世子,没有流传好的声誉逼迫汉献帝禅位,登基为大魏皇帝。曹操攻屠邺城,操子曹丕私纳袁熙妻甄氏,就受到孔融讥讽,称‘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还一直喜欢追逐禽兽。虽然才高学富,即位之后,大肆扩建后宫,网罗美女,最终自毁于荒淫而亡。传位魏明帝明帝年幼聪慧,曹操曾惊异地说:“我曹魏构建的根基可以有三世之业了。”却在统治后期,大兴土木,沉迷享乐,达到秦帝的奢侈,而低于汉武的才艺。虽能成功地驱使群臣,也无法挽救国家衰败

曹魏晋王司马昭长子司马炎,曾出任中抚军,为人宽厚仁聪明神武,有超世之才身上多奇纹。当初,司马昭看重小字桃符的幼子司马攸,但世子人选迟疑未定。于是司马炎询问裴秀说:"人有贵贱之相吗?"把自己身上奇异的标记给裴秀看,借此拉拢裴秀。裴秀便对司马昭说:"中抚军在世人中有德望,又有这样天生的标记,一定不是为人臣的相貌啊!"自此才确立司马炎为世子。司马炎灭魏称晋帝后,封裴秀为巨鹿郡公。最后能击灭东吴结束长江以南地区的战乱统一中国,太康年间出现一片繁荣景象,史称太康之治。对众多远方之国,采取民族融合政策,使其受到束缚

晋惠帝司马衷为太子时留下来的言行与作为甚少。记载他作为帝王的德性,被评价为"甚愚""白痴"晋武帝立司马衷为太子的时候,大臣卫瓘等人就认为武帝不智。后来在陵云台摆宴,卫瓘假装喝醉了酒,跪在武帝床前,用手抚摸着皇帝的宝座说:“此座可惜”。愍怀太子,被品性妒忌酷虐的皇后贾南风设计陷害,被废被杀,人们无比怀念有童谣唱道:"南风起兮吹白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千岁髑髅生齿牙!"南风便是皇后的名字,沙门是太子小名。选择皇位继承人,全凭情感轻视才能,虽心无凶邪,也会自败于凶邪的人。怎么能够拥戴无才无德的人来祭祀宗庙,继承邦国与家业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