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吕氏春秋》  

2017-07-23 14:47:19|  分类: 读经典学国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二. 顺民心功名成

【原文】

先王先顺民心,故功名成。夫以德得民心以立大功名者,上世多有之矣。失民心而立功名者,未之曾有也。得民必有道,万乘之国,百户之邑,民无有不说。取民之所说而民取矣(1),民之所说岂众哉?此取民之要也。

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2),曰:“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3),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于是翦其发(4),枥其手(5),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帝,民乃甚说,雨乃大至。则汤达乎鬼神之化,人事之传也。

文王处歧事纣,冤侮雅逊(6),朝夕必时,上贡必适,祭祀必敬。纣喜,命文王称西伯,赐之千里之地。文王载拜稽首而辞曰(7):“愿为民请炮烙之刑。(8)”文王非恶千里之地,以为民请炮烙之刑,必欲得民心也。得民心则贤于千里之地,故曰文王智矣。

越王苦会稽之耻,欲深得民心,以致必死于吴。身不安枕席,口不甘厚味,目不视靡曼(9)),耳不听钟鼓。三年苦身劳力,焦唇干肺。内亲群臣,下养百姓,以来其心(10)。有甘脃不足分(11),弗敢食;有酒流之江,与民同之。身亲耕而食,妻亲织而衣。味禁珍,衣禁裘,色禁二。时出行路,从车载食,以视孤寡老弱之渍病(11)、困穷、颜色愁悴、不赡者,必身自食之。

于是属诸大夫而告之(12),曰:“愿一与吴徼天下之衷(13)。今吴、越之国,相与俱残,士大夫履肝肺(14),同日而死,孤与吴王接颈交臂而偾(15),此孤之大愿也。若此而不可得也,内量吾国不足以伤吴,外事之诸侯不能害之,则孤将弃国家,释群臣,服剑臂刃(16),变容貌,易名姓,执箕帚而臣事之,以与吴王争一旦之死。孤虽知要领不属(17),首足异处,四枝布裂(18),为天下戮(19),孤之志将出焉。”

于是异日果与吴战于五湖,吴师大败,遂大围王宫,城门不守,禽夫差,戮吴相,残吴二年而霸,此先顺民心也。

齐庄子请攻越,问于和子。和子曰:“先君有遗令曰:‘无攻越,越猛虎也。’”庄子曰:“虽猛虎也,而今已死矣。”和子曰以告鸮子(20)。鸮子曰:“已死矣以为生。”故凡举事,必先审民心然后可举。


【注释】

(1)(yuè):古同‘悦’。取:得到。趋向。又(2)桑林:古地名。相传为殷汤祈雨的地方。(3)敏:勤勉。(4)(jiǎn)。削也。 (5)(lì):木夹十指,是古代的一种刑罚。(6)冤侮:蒙冤受。雅逊:正己守道,不失诸侯之礼。(7)载拜:再拜。载:,且。稽首:叩头至地。(8)请:《增韵》扣也。减除,废除。炮烙之刑:古代一種刑法。用红的铁器灼燙身体的酷刑。(9)靡曼:美妙的女色。(10)来:招揽,归顺。甘脃:义同甘脆。香甜松脆。(11)渍病:染病。(12)属:,叮嘱,嘱咐。(13)徼(yāo):求取。《玉篇》要也,求也。衷:中心,中央(14)士大夫:将佐;将士。履;身体力行。肝肺:比喻内心。(15)偾(fèn):倒地而死。(16)服剑:随身佩带剑。(17)要领腰与颈。属(zhǔ):连接。《广韵》聚也,会也。(18)布裂:分裂,割裂。(19)戮:羞辱,侮辱,耻笑(20)鸮(xiāo)子:指春秋越国范蠡。自号鸱夷子。

【解读】

古代贤明的帝王,把顺应民心放在首位,所以能功成名就。依靠仁德得民心,以至建立大功成就美名的,在古代多不胜枚举。失掉民心还能成就功名的,却未曾有过。得民心必须政治清明,拥有万辆战车的大国,或是只有百户的小城,百姓没有不高兴的。赢得百姓的喜欢,就会使百姓归附,百姓的喜欢怎能不是多种多样呢?这是得到人民拥戴的关键

从前,汤战胜夏朝平天下,天大旱,五年没有收成.殷汤亲自到桑林祈雨,:"我一人有罪,不要祸及万民,即使万民有罪,罪责都在我一人身上。不要因我一人不发奋努力,使天帝鬼神伤害人民的生命。"于是剪掉头发用木夹夹住手指,将自己的身体作为祭神用的牲畜上帝祈福,人民大喜密集的大雨竟然从天而。恐怕只有汤王能够传达人间疾苦感化鬼神。

周文王在岐山下,治理的周族根据地,因广施仁政,引起殷纣猜忌,虽然蒙冤受辱,却正己守道,不失诸侯之礼。早晚必定准时朝拜,上贡必定恰到好处,祭祀必定庄敬虔诚换来纣王好感,命文王称西方诸侯之长,赐千里地。文王叩头至地拜了又拜,推辞说:“只希望为民废除红的铁器灼燙身体的酷刑。”文王不是厌恶千里之地,用爵位土地为民废除炮烙之刑,必定是想得民心。得民心胜过得到千里土地,所以说文王之智生于忧患啊

越国攻吴越军战败,损失惨重,越王勾践被困会稽山,无奈派文种以美女、财宝贿赂吴太宰伯嚭,请其劝吴王夫差准许越国附属于吴,吴王答应越国的投降。越王把国家大事托付给文种,自己带着夫人和范蠡到吴国,受尽屈辱。两年后吴王夫差认为勾践真心归顺了他,释放勾践回国。越王勾践回国后,深切地怨恨会稽之耻,想要深得民心,必置吴国于死地。身不枕席上安稳地睡觉,口不贪美味,目不视美妙的女色,耳不听音乐。三年苦身劳力,焦唇干肺。内亲群臣,下养百姓,以招揽人心。有香甜松脆的美食不够分享,就不敢吃;有酒倒入江中,与民同饮。亲自耕种自食其力,妻子亲自织布制衣。禁止品尝山珍海味,禁止穿皮衣,衣服颜色也禁止有两种不同。常常步行外出巡视,跟从的车辆满食物,用来看望孤寡老弱中染病的、穷困的、面色愁悴的、无人赡养的,一定会亲自给他们食物。在叮嘱各位大夫的文告中说:“我想要和吴王一较高下,争夺天下的霸权。假使吴越两败俱伤,将士们身体力行,以忠诚之心同日而死,我和吴王接颈交臂肉搏到底倒地死亡,这是我的最大愿望。我心中暗自估量,吴国的力量不足以击败称霸一时的吴国,其他侍奉吴国的诸侯也不能加祸吴国,那么我将离开国家,解散群臣,随身佩带宝剑手臂上装上刀刃改变容貌,更换姓名,手执箕帚去以臣道服侍吴王,以便跟吴王有朝一日决斗而死道会身首异处,四肢分裂,被天下人耻笑,但记在心里会稽之耻发泄于此。”

过了一段时间,越国终于与吴国在太湖及其附近的胥、蠡、洮、滆四湖展开决战,吴军大败,紧接着包围了王宫,吴国城门失守,活捉夫差,杀死吴相。灭掉吴国两年之后,越国称霸诸侯,这就是先顺民心的结果。

齐宣王的宰相田庄子请求攻越,询问儿子田和。田和说:“先王有临终前的告诫说:不要攻越,越国是猛虎。”田庄子说:“虽是猛虎,现在已经死了。”田和将这话告诉范蠡范蠡说:“虽然已经死了,还是要把它视为活着。”所以,倡议起兵,一定要先考察民心,然后才可行动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