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雾锁缙云

余将老且心将息,难识大道多真谛。 幸有前修策晚进,奇文共赏莫笑痴!

 
 
 

日志

 
 

《吕氏春秋》  

2017-10-11 11:29:09|  分类: 《吕氏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四. 世之厚葬 爱而反危

【原文】

世之为丘垄也(1),其高大若山,其树之若林,其设阙庭(2)、为宫室、造宾阼也若都邑(3)。以此观世示富则可矣,以此为死则不可也(4)。夫死,其视万岁犹一瞬也。人之寿,久之不过百,中寿不过六十。以百与六十为无穷者之虑,其情必不相当矣。以无穷为死者之虑,则得之矣。今有人于此,为石铭置之垄上(5),曰:“此其中之物,具珠玉、玩好、财物、宝器甚多,不可不抇(6),抇之必大富,世车世乘食肉。”人必相与笑之,以为大惑。世之厚葬也,有似于此。

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也;无不亡之国者,是无不抇之墓也。以耳目所闻见,齐、荆、燕尝亡矣,宋、中山已亡矣,赵、魏、韩皆亡矣,其皆故国矣。自此以上者,亡国不可胜数,是故大墓无不抇也。而世皆争为之,岂不悲哉?君之不令民(7),父之不孝子,兄之不悌弟(8),皆乡里之所釜者而逐之(9)。惮耕稼、采薪之劳,不肯官人事(10),而祈美衣侈食之乐,智巧穷屈,无以为之,于是乎聚群多之徒,以深山、广泽、林、薮(11),扑击遏夺(12),又视名丘大墓葬之厚者,求舍便居,以微抇之,日夜不休,必得所利,相与分之。

夫有所爱、所重,而令奸邪、盗贼、寇乱之人卒必辱之,此孝子、忠臣、亲父、交友之大事。

尧葬於谷林,通树之;舜葬於纪市,不变其肆;禹葬於会稽,不变人徒。是故先王以俭节葬死也,非爱其费也,非恶其劳也,以为死者虑也。先王之所恶,惟死者之辱也。发则必辱,俭则不发。故先王之葬,必俭,必“合”,必“同”。何谓“合”?何谓“同”?葬于山林则合乎山林,葬于阪隰则同乎阪隰(13)。此之谓爱人。夫爱人者众,知爱人者寡。

故宋未亡而东冢抇,齐未亡而庄公冢抇。国安宁而犹若此,又况百世之后而国已亡乎?故孝子、忠臣、亲父、交友不可不察于此也。夫爱之而反危之,其此之谓乎!

《诗》曰:“不敢暴虎,不敢冯河(14)。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此言不知邻类也。故反以相非,反以相是。其所非方其所是也,其所是方其所非也。是非未定,而喜怒斗争反为用矣(15)。吾不非斗,不非争,而非所以斗,非所以争。故凡斗争者,是非已定之用也。今多不先定其是非,而先疾斗争,此惑之大者也。

鲁季孙有丧,孔子往吊之。入门而左,从客也。主人以玙璠收(16),孔子径庭而趋,历级而上,曰:“以宝玉收,譬之犹暴骸中原也。”径庭历级(17),非礼也;虽然,以救过也。

(选自《吕氏春秋·安死》)

【注释】

(1)丘垄:坟墓(2)阙庭:楼阁庭院。(3)宾阼(zuò):是指堂前台阶。(4)为:护卫。(5)石铭:刻有文字的碑石。(6)玩好:供玩赏的奇珍异宝。():发掘。(7)不令:不善、不肖。(8)():用同。体贴,亲近。(9)釜:庾,釜钟。均为古量器名。引申指数量不多。逐:流荡。(10)官:担任,从事。(11)(sǒu)草木积聚之地。(12)扑击遏夺:指拦路打劫。(13)阪隰(bǎn xí):坡面与坡底。(14)暴虎:空手搏虎;冯:同凭;冯河:过河不借助工具,即徒步涉水过河。(15)怒:奋起。斗争:争辩,竞争。用:需要。(16)玙璠(yúfán):美玉收:藏,放置。(17)径庭:经过厅堂。历级:登阶。

【解读】
   
世人建造坟墓,高大若山,植树如林,设楼阁庭院、建宫室、造堂前台阶城市一样。用这些向世人显示富贵,倒是大为可观,用这些来护卫死者就不可能了。对于死者,一万年也只是一瞬间。人的寿命,长寿的不过百岁,中寿不过六十。以百岁与六十岁的寿命,为无限久远的死者考虑,这种心愿必定不适当。为无限久远的死者考虑,只能完成心理上的追念。如果有人这样,将刻有文字的碑石置于坟前,说:“此墓中的东西,有珠玉、供玩赏的奇珍异宝、财物、宝贵珍希之物甚多,不可不发掘发掘此墓必大富,可以世世代代乘车吃肉。”人们必定一起嘲笑,认为这人太糊涂了。世上那些不惜财力营造葬,就相似这样。

从古以来的国家,亡国不可胜数成了前代王朝没有不被盗的墓。从所见所闻来说,齐、楚、燕曾经灭亡过,宋国、中山国已经灭亡,赵、魏、韩也都灭亡了,所以大墓无不被发掘。可是在世的君王都争相建造皇陵,难道不觉得可悲吗?君王的不善之民,父亲的不孝之子,兄长的不亲近之弟,以及那些小城镇或农村中,数量不多、四处流荡的人。害怕耕稼与采薪的劳苦,不肯从事具体的社会事务,却追求美衣玉食的享乐。机谋与巧诈用尽,仍没有办法得到朝思暮想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便聚集众多同类,以深山、大泽、树林和草木积聚之地,拦路袭击抢劫;又去探察陪葬品很多的墓穴,寻找房子近便居住,暗中掘墓,日夜不休,如果获得财宝,一起瓜分。

人都希望亲爱、敬重的死者安息如果最终必定遭受奸邪、盗贼、外敌等败坏之人的凌辱,这是孝子、忠臣、生父、挚友必须为死者考虑的大事。

尧葬于谷林,陵墓全部植树;舜葬于纪市,市上的作坊店铺不变;禹东行到了会稽后去世,葬于会稽山,衣衾三领,桐棺三寸,不影响庶民的生产生活。由此可见,先王提倡以节俭安葬死者,不是吝啬钱财,也不是害怕耗费人力,完全是为死者考虑。先王厌恨的,是死者受辱。坟墓被打开死者必定会受辱,节俭安葬,墓穴就不会被发掘所以,先王提倡墓葬必俭,必“合”,必“同”。 什么叫“合”? 什么叫“同”呢?葬于山林就与山林合为一体葬于山坡坡面与坡底,就与坡面与坡底相合这才叫做爱护死者爱护死者的人很多,但真正懂得爱护死者的人很少。

所以,宋国还没灭亡,东冢就被盗;齐国还没灭亡第十二代国君齐庄公的墓就被盗。国安宁尚且如此,更何况百世之后,国家已经灭亡又会怎么样呢?所以,孝子、忠臣、生父、友,不可不知晓这样的道理。不要把爱死者反而变成害死者,这就是所说的为死者考虑

《诗经》中说:“不敢赤手空拳去打老虎,不敢徒步涉水过河这个道理人们都知道,其他的祸害就不知道了。这是说不知众多类似的道理啊!其中的缘故是因为,人们认为正确的事,有时可能是错误的,认为错误的事可能反而是正确的。恐怕要看清什么是错误才能认识到什么是正确。正确与错误还不确定的时候,人们往往喜欢奋起竞争,这样就会丧失理智而各取所需。我不反对适当的竞争,而是反对不适当的竞争。所以,竞争是在是非已确定的情况下才适用。如今大多不先确定是非,却急急忙忙力图胜过别人,这是最糊涂的。

鲁国季孙氏家办丧事,孔子去吊丧。入门站在左边宾客的位置。主人以美玉放置入棺,孔子快步走过厅堂登阶而上,说:“用宝玉入棺随葬就好比把尸体暴露在原野之中啊!”孔子这样做,虽然不合乎宾客的礼仪,但这是为了纠正过失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